被恋爱冲昏头脑,我向家人出柜了

日封面人物:微博@井盖队长2610
ins:S2610
图文无关
作者?️阿鹿&「温言念」
改编自读者「温言念」投稿故事

林徽因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而八月里只有忧愁。四月与八月,分别是我们的生日。时隔多年,回头再想,我和他就像四月的花,见不到秋天的月。

1

我们相识在大一暑假,缘起于学校的彩虹群。刚进入大学的自己渴望摆脱之前与身边同学格格不入的孤独感,而他又和我很聊得来,算是一拍即合。

适度的玩笑,可以拉进两个陌生人的距离。刚认识的时候,他总是肆无忌惮地开玩笑。

有一次,他说梦见穿着情侣衣,牵着我在雨里走。我明知这是俗套的情话,但还是花痴地问:“真的吗?”

结果收到了他的图——一人一狗穿着类似的雨衣在走。

噗,有被自己的蠢笑到。

大学放假,没有烦人的作业,却反倒闲得发慌。对着他的聊天框发呆,无意间点开详细资料,竟发现他生日快到了,很兴奋地要了地址,想寄一份抹茶蛋糕给他。

怀揣着偷偷表达爱慕的小心思让店家写了贺卡:“祝我家二狗生快!”

生日那天,他收到礼物后,写了一条很长的说说表达谢意,并且提出,“我们在一起吧。”

我理所当然地答应了,如愿以偿嘛。

2

我们恋爱了,但还没见过面。第一次见面是在开学那天,在各自返校之前,我们相约在小城破旧的火车站。

我坐在高铁出口前的公共座椅上,看会儿手机,看会儿人群,生怕只见过照片的他,会错过等待的我。

等待的时间实际不长,但每分每秒却又都被拉扯得很长。第一次见喜欢的人,难免有些慌慌张张。

他径直向我走来的时候,我还在张望着人群,左顾右盼。初次见面,有一点点紧张,但也没有想象的尴尬。他笑起来的样子很甜,比照片里还要好看一点。

我们的学校分别在这座南方小城的两端,他的学校在偏远的西边,我的学校在东边。我们打算先去他宿舍放行李,再一起去我们学校旁的小吃街吃饭。

从他学校出来的时候,刚好赶上了最后一班公交。小城从东到西,二十公里的距离,一前一后的座位,我趴在他座位的靠背上。

夕阳的余辉镀上他的发,整个人都散发着光亮,我看着他的眼,他摸摸我的头,岁月静好。鸡汤文章说,你喜欢的不过是个凡人,是你的喜欢为他镀上金身。那一刻,我似乎明白了这个意思。

后街的小吃应有尽有,我一向选择恐惧,就拖着行李乖乖地跟在他的身后,一臂的距离,像同学一样,不过分亲昵。

记得很清楚,吃的是石锅拌饭。九月的晚上,天气正在转凉,碰上拌饭的热气腾腾,眼镜瞬间被雾气笼罩。摘下眼镜,却发现他一直在看我。

“看什么看吃饭!”我俏皮地指责他。

“你眼睛真好看,是睫毛怪吧!”他跟之前暑假一样,还是喜欢开玩笑。

吃完饭也没有多做停留,他得回学校去,公交车得两个小时。虽然后街到学校中门的站台很近,他却抢着要帮我提行李,想绕路先送我回宿舍。但宿舍很远,就跟他说去宿舍以后机会多的是,还是早点去吧。

本想陪他一起等车,他非要我先回宿舍,执拗的很,犟不过他。

3

开学以后,我们都挺忙的,我是团支书,有一堆烦人的团日活动;他是校办公室的部长,也有许多零零碎碎的工作。

不过即便再忙,周末总会抽时间见一面,不是他来,就是我往。有次他们活动宣传海报需要人写字,他说我的字好看,要我给他去帮忙。

他们宣传部没个会写字的了?我才不信,但还是屁颠屁颠地过去了。接我的他买了一堆吃的,一边说待会儿分给干事,一边把剥好的橘子塞进我嘴里。

橘子很甜,不酸。我像个小干事似的跟在他后面,毕竟人生地不熟。零食分掉之后,他带我去仓库拿毛笔。因为是周末,又是仓库重地,没什么人,我刚走进去,他就锁上了门,从背后搂住了我,开始毛手毛脚。

起反应的我被裤子勒得难受,就拍了下他的咸猪手。他没有再动,我转过身,踮起脚尖,贴近他的唇……

光天化日,没有办公室play的戏码。绵长的湿吻过后,就一起去干正事了。

写完字,他便借口要送我,跟我出了教学楼。他带我去了他们学校后面废弃的火车轨道。

没人打理的地块,杂草丛生,放眼望去,一片金黄,仿佛世界的尽头,世界的尽头站着他和我。

4

他很喜欢旅游,和我一起骑共享单车,在无人问津的小巷穿行的时候,说以后可以一起去扬州玩,去何园,去东关街,去领略不一样的烟花三月。

后来扬州之行终于实现,只不过时间是在十一长假。

民宿什么的都是他先订好的,我们早早到了,趁着房东收拾房间的档口,一起逛了双博馆,又去超市买了食材。

我大概是个奇葩的男友,没有特别喜欢旅游,文物看看也就罢了,没什么特别的感触,主要是陪他。我也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食物,在超市全程推着车跟在他后面,倒有点像过年一起置办年货的爸妈,一个四处张望乐此不疲,一个紧紧跟着百无聊赖。

拖着一堆东西回到民宿,打开门,瘫坐在椅子上,他傻笑地看着我:“呆子,还不快过来……“

我嘴上故作矜持地问,“过去干嘛?”,但身子早就窜上了床,压住他。趴在他身上,休息了会儿。然后一起洗菜做饭。

他做的菜很好吃,去了扬州一趟,如今我却早忘了扬州桂花酒的香醇,却还记得他可乐鸡翅的美味。

我是个小酒鬼,他也是。一瓶桂花酒,几打啤酒。吃菜喝酒,倒真是有点过日子的感觉。喝完酒,微微醺,依偎在一起,紧紧相拥,那一刻真的好想把对方揉入自己的身体,合为一体……

5

终于拥有了甜甜的恋爱,一切原本都朝着梦想的方向发展,直到我做了一件蠢事。

被恋爱冲昏头脑的我,居然兴奋到脑抽把有男朋友的事情告诉了堂姐。

堂姐看起来是个腐女,给我推荐过《世界第一初恋》,一部日本耽美动漫。我同堂姐叮嘱了好几遍,告诉她千万别和家里提,但没想到还是被“出卖”了。

接到伯伯电话的那天,我整个人都蒙了。他说我姐一直闷闷不乐,以为她惹了什么事,问了半天才知道她以为自己带坏了我。

伯伯说的其他什么话,我早已记不清了,我慌乱之中,也只能是草草敷衍。

第二天我爸坐飞机来找我。我从小和我爸关系就很好,我慢慢地和他解释同性恋,让他百度同性恋并不是病。看起来我爸倒是没有多生气,我也松了口气。

那个周末,家人要我去南京伯伯家“洽谈”。我妈居然也过去了,家里并不算富裕,妈妈一般舍不得请假。

因为话题太尴尬,起初都没说什么,不过温水煮青蛙,但说着说着还是爆发了,我歇斯底里地解释我从小就是这样,不喜欢女生我也没办法,对女生没有生理上的反应,以后我不可能去骗一个无辜的女孩子!

然而,我们小辈说的话,大人总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根本没那么在乎,因为他们只想你接受他的观点。

伯伯说必须要分手,不然就算坐牢都要砍死我们。

我一点都不怕,没有人生自由,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本想和家人死磕到底,转头却看到妈妈一个人在角落里哭泣,她的眼神里尽是不知所措,不停地小声重复着,小时候响大雷会冒雨送伞给她的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那一瞬间所有的武装都土崩瓦解……头无论抬多高,泪水还是溢出眼角。

6

他也知道这件事。晚上我躲在厕所偷偷给他发消息,他劝我假装妥协。

这样也好,就当作地下情,原本也是打算不出柜,然后一起形婚的。索性妥协,家里说等放假了去医院检查,我乖乖地答应了。

经历了这些之后,好像很多东西都变了样。危机面前,我似乎有些迷失自我。越是害怕失去,越想黏着他守着他。即使他部门有很多琐碎的烦事,忙得不可开交。

期末时间紧张,早已不像刚开学时有足够的时间坐两个小时的车,跨越大半个城市见面。但越是如此,我越想见面,兴许是被出柜了缺乏安全感,我把他当成是我所有的勇气,是我对抗世界的躯壳。

见面越来越少,回消息也越来越慢。再后来,聊天聊到一半,他开始消失不见。担心了一晚上,第二天再找他。他的回答是,太困睡着了。

如果不消睡着,那睡醒的第一件事,不是应该发信息报平安吗?我和他大吵一架,说他不爱我了,他没有解释,而是说及时止损。

及时止损?无名的怒火下我提了分手。关上手机不理他。

那时候我们的感情,就像是手中的流沙,握得越紧,失去得越快。我开始反省,是不是我给他的压力太大,以至于让他开始厌倦了。

一觉醒来,手机里提示有好多消息,打开来一看都变成了撤回。他说了什么?我决定当面去问他。毕竟是昨晚太冲动,才会说出分手的话。在学校的甜品店买了份抹茶蛋糕,再次坐上去往城西的车。

怕打扰他睡觉,到了他们学校才发信息说想见面。

他说,“不见了。”

我没有说自己已经到了,失魂落魄地打道回府。没有吃早饭,两个多小时颠簸的公交,回去的路上我晕车吐了出来,也许是呛到了鼻子,泪水止不住的流。

靠着车窗,流着泪,笑着吃抹茶蛋糕,像个疯子。

7

寒假去医院检查,是伯伯、伯母陪的。

医生说完全没毛病,要尊重孩子的选择。医生摸着我头,就好像是在给我鼓励。我莫名其妙地流了泪,不知是高兴,还是难过。

不是毛病又怎么样呢?他已经不在了。

次年开学,终于答应再见一面。坐在公交车上,很轻松地看着窗外的风景,三月的早春清新淡雅,林荫道边的灌木叶上露珠反射出星星点点的白光。

不知道三月的扬州会是什么样子,扬州的三月应该会更好看吧?我预感到,他不会再和我一起去了。

心照不宣,一路都没有说话,在这座城市的唯一一个小博物馆散步。半个小时就能走完的馆,我们走了两个小时。

没有了主动邀约共进晚餐的勇气,只能不约而同地走向站台,之前他总会让我先上车,即使他的车先到。这次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向对面的站台,风衣的飘带在风中摇摆,就好像是在招手说拜拜。

好想冲过去,紧紧抱住他,但是我已经没有了合适的身份。

所谓的放下,不过是待你上车后,彼此不再回首,高抬贵手的是吝啬了一个回眸。

我以为,这就是结局了。

但是小城终究是小城,太多因缘巧合。

研究生考试结束那天,他说陪同学来了我们学校的小吃街。而我却已经陪同学去了万达吃火锅自助。

云淡风轻地回复他说,“好可惜。”心中想的是,只要他一句想见我,立马打的回去。

“那算了。“不痛不痒的三个字,是他的回复。

那晚喝了很多酒,吐了还想再喝,跟同学说是解考试失利的愁。

醉倒不省人事,心就不会痛了吧。

8

我悄悄关注了他的微博,发现了一张有趣的图,是在扬州,一个快递,两杯奶茶。我很傻缺的评论:“哇,两杯!“

他回复说,“一杯不够起送价。“

笑了,两个不相干的人,执着些什么,又辩解些什么?

前两天喝醉了酒,跟他说,还是很想他。忘不掉,但也不是要复合。他说我该找找,会遇到更好的人的。

苦笑,自然是找过,只是我像个没了心的渣男,很难再爱了,于是反问他。

他的回答,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

“恋爱中,感情稳定。”

真好,那祝你们好好的。我不能给你的,终究是有别人给了。我难以忘怀的,你早已释怀了。

写到这里,耳机里响起那首《写给黄淮》:

“你是我患得患失的梦,我是你可有可无的人。你是我情深似海的依赖,我是你早已过时的旧爱。”

夜已经很深了,我也要睡了。祝福你,也祝福我自己。晚安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