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和哥哥喝醉了,我在酒店陪他

老李和哥哥喝醉了,我在酒店陪他

老李和哥哥喝醉了,我在酒店陪他

李先生: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

周末电台VOL.68

阿鹿有两个老弟,狐狸和大王,他们一个是网红博主(曾经是,现在狐狸懒了,经常不好好更新),一个是马上就要退伍的兵哥哥。

我和他们见过一次面,去年十月的时候,他们来西安探亲,顺便见了我,但是当时李先生没到场。

上周末,时隔半年多,大王再次休假,到咸阳来找我和老李,说是要看看我们的酒量,到底是什么水平。

大王是个99年的小哥哥,比阿鹿还要小6岁,李先生足足大他18岁。18岁啊,四舍五入又是一条好汉的年纪。

我们开车去地铁站接他,大王穿着红色的短T,短裤,一双AJ鞋,可能是因为训练的缘故,皮肤有点黝黑。看见我招手,嘴角上扬起来。

比我们年轻,比我们壮硕,比我们阳光有活力。

在小鲜肉面前,我们正在变成中老年同志。

接上车,直接开往主战场,某步行街的龙虾馆。这里的龙虾味道不错,价格也实惠,当然最重要还是,李先生在这里办了会员,存了几十瓶啤酒还没喝完。

年纪大了,害怕伤胃。一人两瓶啤酒,一瓶冰的,一瓶温的,兑着喝。

其实我喝一瓶啤酒就有一点点点晕眩了,不过我是喝一瓶和喝三四瓶效果都差不多的那种类型。

酒桌上主要对弈的,是大王和老李。可能是看我有一点点晕了吧,都开始劝我别喝了。表情上带着三分照顾,七分坏笑。

但我还是把两瓶啤酒喝完了。

酒桌上,大王提起了未来的迷茫。年轻人嘛,其实谁能不迷茫呢?迷茫证明有在思考。

老李作为经验丰富的老年人,开始给大王疏导,传授经验。

借着酒劲,两个人越聊越欢。此时一瓶白酒开了盖,我们三人,也给喝完了。

他们两个喝得多一些,没怎么跟我碰杯,我一个人自饮自酌。

最后的结果,大王和老李,都喝醉了。

而我,青铜变成了王者。把老李回了家,又把大王送回了酒店。

老李有家人照顾,给我免去一些顾虑。大王醉得很沉,躺在酒店的床上,一动也不动。酒店的工作人员说,必须要留下一个人照顾他,而我也有一些担心,就在酒店留了下来,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阿鹿和兵哥哥的酒店一夜》,哈哈。

说来怪不好意思的,大王第一次来咸阳找我们,就被我们给灌醉了。

但是回忆一下,这并不是第一次有朋友被我们灌醉了。去年五一的时候,高中同学兼好朋友,来咸阳看我和老李,也是和我们喝到断片,最后送去了酒店。

仔细想想,或许是我们的待客之道有问题,来一个,放倒一个,哈哈哈哈哈。

其实朋友能来找我们,我心里是很开心的。因为我在咸阳这边,没有什么自己的朋友,平时接触的朋友,有的关系也很好,但他们都是老李的老朋友了。

阿鹿自己的朋友,其实都在外地。所以偶尔很难得有朋友,从外地过来找我玩,我打心底是高兴的。这样能让老李接触接触我的朋友,也让我的朋友认识认识老李。

两个人打算在一起一辈子的人,一定要认识认识双方的朋友。两个人的生活圈子有交汇,会让这段感情更立体更真实,从某种意义上,也更稳定。

老李今天唱的歌是《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 》这是一首唱爱情的歌,但是好像放在友情上,也并不违和。

人生风景在游走

每当孤独我回首

你的爱总在不远地方等着我

岁月如流在穿梭
喜怒哀乐我深锁
只因有你在天涯尽头等着我
谢谢一直爱我的你,谢谢一直爱我们的你们。
希望以后有机会,我们和屏幕前的你,也可以坐在一起喝喝酒,搞一次一醉方休。
转载请注明来自江苏同志|聊天室|江同|交友|导航|社区-同志公益网站,本文地址:https://www.ntainisi.org/216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