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对话:樊野的中年危机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独家对话

GAY圈顶流樊野中年危机|独家对话

樊野很久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里了。 
2015年在『奇葩说』火了之后,樊野削尖了脑袋往娱乐圈钻,但娱乐圈并没有向他敞开大门。在那之后,他也没有重新回到网络上呼风唤雨,做回他熟悉的网红。似乎,他突然就消失了。
或许是网红的「原罪」,樊野红得让一些人不服。「很做作的一个人」、「很会炒作」、「找外国男友骗婚拿绿卡」、「结婚又离婚,是渣男」…… 当人们谈起樊野,绕不开这些话题。
樊野被称为「中国同志第一网红」,是「顶级流量」。虽然「GAY圈」这个小众群体中从来不缺想「红」的人,但樊野无疑是最「红」的那个,也是突破了「小圈子」,最接近「主流」的那一个,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红出圈」的那一个。
很多人可能没有意识到,樊野已经35岁了。我好奇,他过得还好吗?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独家对话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独家对话

01.
樊野消失了
樊野几乎是在一夜间消失在人们视野中的。
那种反差来自樊野在『奇葩说』中的惊艳。2015年,这档辩论类网综的节目组需要一位「帅哥」。而刚刚被制片人从新西兰抓回国内,录完『爱上超模』的同志网红樊野,成了最佳的「奇葩」人选。
身形健壮高挑,眉宇端正立体,故意露出的胸肌让人看了脸红。温柔暖男的荧幕人设,细腻多情的辩论发言,这一切都让并非专业辩手的樊野在一众老兵当中脱颖而出。那之后,樊野真的火了。
在那之后,半只脚踏进娱乐圈的樊野便铁了心,一定要抓住这个等了多年的机会。
当时的他有多拼呢?为了迎合签约公司对他的人设定位,他放弃了钟爱的短发与小胡子,留起了本不喜欢的长发;为了戏路不被局限,犀利张扬的他接受了娓娓道来的暖男人设;他甚至放弃了成就他的微博,放弃了「说话的自由」长达两年。
但终究,影视圈是不接纳网红的。
一位圈内前辈曾在片场拿樊野打趣,「怎么一个模特也跑来拍戏?你还是回去做模特吧。」虽是嬉笑间的对话,但那堵无形的墙,却狠狠的击中了樊野的痛点。
即便如此,那时的樊野依然坚定,他甚至在201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坚称,「将在这条道路上勇往直前,跪着也要走下去。」
可在娱乐圈,最可怕的不是被拒绝的尴尬,而是无人理会的宁静。樊野在北京等戏拍的那段日子里,恰逢同志网剧『上瘾』在一夜间家喻户晓,又在一夜间烟消云散。而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结婚、离婚的樊野,则成了一位「污点艺人」。
彼时,没有制片人敢用一位公开出柜的艺人。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樊野知道,对他而言,影视圈的大门向他关上了。
就在前几天,我拨通樊野的电话时,他正在位于新西兰的家中。
樊野17岁随父母移居新西兰,虽一直拥有中国国籍,但直到2015年回国,他已经在海外生活了十多年。因为疫情的缘故,回到新西兰过春节的樊野迟迟没有返程。
他很礼貌,守时,帮助我计算时差,会在约定的采访时间前30分钟确认,并会在约定的时间准时告知我他已经准备就绪。他讲话的语速不慢,思维敏捷,却也不急,给人一种聪明却又从容的舒适感。
我能感受到他大概生活得井然有序、心情平和。而这也让我想要知道,今天的樊野,还是曾经那个恣意张扬的他吗?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独家对话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独家对话

02.
樊野最深的焦虑
蔡康永曾说,樊野的星途注定是穿不上衣服的。而今天的樊野似乎正在试图「穿上衣服」。
因为脱下衣服带来的粉丝给不了他安全感,而钱可以。「名利名利,我从来只看重利,」樊野说,「我希望能赚到更多钱,我希望能有安全感。但其实无论做KOL还是接广告,我一直都没有安全感。」
樊野不避讳谈及他对金钱的需要。他直言2015年回国闯入影视圈子,除了兴趣驱使,更重要的动力是在短时间内赚出一笔拥有并养育孩子的费用。
『奇葩说』确实让樊野赚到了第一桶金,可问题在于,接下来怎么办。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独家对话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独家对话

起初,樊野认为自己是有退路的。毕竟在回国前,他已经在一家当地工程公司工作了多年,且小有成绩。他曾一度认为,如果影视圈混不下去,回去继续做土木工程师也不错。但樊野渐渐意识到,这条路他已经回不去了。
「你接触了那些圈子,所谓的上层社会,你看他们住的地段,家里的装饰,你会觉得努努力也可以得到,」樊野直言,「那是我的贪婪,我能意识到,但是我无法停下来。你看到了就是看到了,经历了就是经历了,忘不掉的。」

对于同志网红而言,年龄是无法回避的话题。从2011年在微博走红,转眼已经过去十年。如今35岁的樊野时常问自己,「五年之后,我就40了,那时候的我又会是什么样子?」

如今,他与两位合伙人创建了运动服饰品牌OMG。从品牌与设计,到拍摄宣传,再到海外市场拓展,他是创意和海外市场负责人,这是樊野擅长并且喜爱的工作。樊野似乎正在从闪光灯前耀眼的模特,变为闪光灯后沉默的商人。

「在40岁前赚到1000万。」这是樊野的目标。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独家对话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独家对话

我问樊野,你不怕人们忘记你吗?
樊野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但他开玩笑说,「这个圈子也真是后继无人啊,我就坐在这个坑里也没人赶我走。」
一来确实,如今遍地鲜肉的同志圈再也没有谁如当年的樊野那般万众瞩目。二来,樊野也不再是曾经那个无所畏惧的「热血少年」。今天的樊野背后是生意,而生意厌恶风险。
可低调从来不是樊野所习惯的节奏,公司日常琐碎的背后,是他的欲望和焦虑。因为疫情打乱了公司计划盈利的节奏,这让迟迟看不到钱的樊野有些着急。某种程度上,这是樊野将他的影响力变现的最后也是唯一的选择。
03.
樊野:我离婚后,有人关心过我还好吗?
樊野是微博上第一批火起来的红人之一。而那如潮水般的拥护者能够成就他的星途,亦能汹涌的给他重击。

2002年,17岁的樊野随家人从南京移居到新西兰。2004年,樊野在父母的授意下选择了一个稳妥但并不感兴趣的土木工程专业。也正是从大学起,樊野开始健身,并和很多国内的同志一样,开始在社交媒体上上传自己的自拍。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独家对话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独家对话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独家对话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独家对话

樊野在微博上关注的第一个人叫「张弦」。也正是因为张弦的一次转发,为樊野带来了最原始的500位关注者。也正是那一次转发,让樊野开始渐渐尝到了作为一名网红的乐趣。
而真正让樊野被人熟知的,是2012年的那场同志婚礼。
他大概是网络上第一位用视频记录同性婚礼的中国人,那段视频几乎在一夜间引爆了中国同志社群,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樊野与他的爱人Josh。两位帅气的男生,在一个小岛上,被家人祝福,结为伴侣。视频中唯美的画面击中了中国同志社群对生活最美好的想象。也正是那一场婚礼,让樊野这个名字,成了同志圈几乎无人不知的名字。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独家对话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独家对话

可令人遗憾的是,这段备受关注的婚姻,两年不到就走到了终点。樊野离婚的消息似乎激怒了网友,人们议论纷纷。有人说樊野是为了拿绿卡骗婚,有人说樊野是在营销炒作,有人说樊野是始乱终弃的背叛者。
樊野始终不曾针对离婚的原因作出解释,因为在他看来,人们不关心事实的前因后果,更不关心这是否是两个人的隐私,人们只会相信他们想要相信的。面对潮水般的攻击,樊野反问道,「我离婚后,有人关心过我还好吗?」
时至今日,人们依然没有放过他。
「我前几天发的一条视频,下面的评论我看了几眼就不看了。」樊野选择渐渐淡出公众的视野,他不再热衷于活跃的发表观点。有人指责樊野成名后没有基于其不可替代的影响力为同志群体发声。
樊野说,「曾经的我也是热血少年,我当时也刚出柜,很愿意分享一些经历,很愿意去讨论一些话题。而我现在生活中更多的是柴米油盐,公司这个月有没有达标,儿子在幼儿园有没有闯祸。我可能更关注于怎么把自己的日子过好。」
如今的樊野,是一个孩子的父亲。相比做一名意见领袖,今天的樊野更关心如何能给孩子更好的生活,如何能创造更多的价值。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独家对话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独家对话

我问樊野,你心中的骄傲是什么?

樊野说,「我在人生每个阶段都非常明确知道我想要得到什么,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我想要完成的目标,我都完成了。如果在这个旅程中,我活出的样子,而不是随便几句正能量的话,可以成为别人眼中的榜样,我觉得,那还挺骄傲的吧。」

6月是全球LGBTQ社群的骄傲月,在这份来之不易的骄傲中,我们希望以更深度的眼光聚焦社群中被看见的和不被看见的个体,以及他们在经历着怎样的经历。

如今,在这个后浪奔涌的时代,越来越多的边缘议题正在渐入主流。更先锋的艺术、更多元的气质、更锋利的思想跃入我们的视野,更多年轻人开始能够接受那些「怪咖」、「与众不同者」的个性与魅力。而那些曾经在宏大叙事之下不曾被看到的「怪人」也正在愈发展现出自己的自信与「骄傲」。

基于此,淡蓝在「骄傲月」推出「『怪』骄傲的」内容计划,试图找寻那些「时代的独行者」,倾听他们的故事与所思。我们相信,每一个独一无二的灵魂里,都藏着骄傲的火种。


文|杨砺
编|黑色洋葱
转载请注明来自江苏同志|聊天室|江同|交友|导航|社区-同志公益网站,本文地址:https://www.ntainisi.org/24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