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自述:可能从那时候开始的吧

封面人物:摄影师微博@肖一遣
模特微博@ixx-Lx
图文无关

阿鹿说:

今天的这个故事,大部分内容发生在投稿人「老H君」的青春期初期,那是个对性还很懵懂,是对喜欢和爱刚刚有接触的时期。

这篇文章里,没有涉及什么露骨的描写,只是一些清纯的记忆,以及少年对性取向最初的探寻。本文不涉及任何引导和暗示,仅在记录真实经历。谢谢大家的支持。


投稿原标题:“小镇男孩的性启蒙故事”
作者🦄️阿鹿&老H君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

1

我家在浙江最中心的县市——义乌市,那里的人擅长四处奔波做生意,我父母就是其中的一员。

很小的时候跟随父母生活在外地,临近上小学才被送回义乌,几经辗转,回到了老家乡村小学念书。而我的故事,就要从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开始讲起。

五年级的时候,班上来了一个转校生,就称呼叫川吧。那时候非常流行《快乐星球2》,川和剧中艾克长得几分相似,初显棱角的轮廓,似箭般的眉毛,身材修长,性格开朗。

川是住校生,可他家并不远,后来我才知道他父母离异,他跟随母亲回了义乌,由外婆照顾。乡村小学大家都土里土气的,他却给我一种见过市面的公子哥的感觉,所以我见他起就特别关注。小学的圈子很小,很快我就和他熟悉了起来,而且他的成绩也好,小时候总喜欢和成绩好的小朋友玩。

2

有一次学校搭了一个充气大棚,组织所有学生在棚子里看电影,学生们排着队搬椅子到操场。我和川那时身高相近,所以我坐在了他的后面。

那天下午放映了两部电影,记得第一部是《我的长征》,九十多分钟的主旋律电影让人疲惫。

放映的时候川可能是累了,往后靠在了我的身上。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以前没有和其他男生如此亲密,就算是睡一张床也是各睡各的。

我故作淡定,干脆直接环抱住他,顺势让他完全躺在我的怀里,川也乖乖地躺在我怀里,小憩一下。

当时心跳加速,脑子空白,以至于第二部电影是什么,我完全没有印象。眼前是他英俊帅气的脸庞,长长的睫毛,温柔的眉眼。我多想亲吻他啊,但我忍住了,把那种喜欢压抑在心里。

那个七彩斑斓的午后,是我小学六年里印象最深,也是最幸福的时刻。那天之后我们的关系升温很快。

“我喜欢川,庆幸命运让我们转学到了同个学校。”我在日记里这样写道。我以为这是友情,可又非常特别,因为我想也成为他特别的那个人。

3

小朋友们经常吵架,即便是好朋友。那时候大家又比较傲娇,谁都不愿意理谁,大不了找新的玩伴。

有一次吵架,是因为他甩钥匙的时候打伤了我的脸,还有一次吵架,是因为他打了我一巴掌。身上的伤痛没什么,我更希望他能找我和解,但那时我们就这么犟着。

后来和好是因为一次课间运动,我们一起抬运动器材。抬完器材上自习课,我们在教室里悄悄传纸条,诉说其实很想和好的心里话,下课前还被老师抓到了,老师虽然语气嗔怪,但表情却是哭笑不得,可能是被小孩子的幼稚感情给逗乐了吧。

总之,我们就这样和好了。

小学六年级,青春期的火苗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上厕所的时候我偷瞄到川的下面,已经有了很明显的变化,那时我对男性器官有了好奇和兴趣。

在家里藏着的杂志里,我看到一篇写同性恋的文章,那时我隐隐约约意识到自己可能是gay,而且我恋的是川。

4

小学毕业,我们一起上了镇上的初中。

开学那天我仔细地搜寻了排班表,我在2班,他在7班,不是同班,也不在一幢教学楼。

初中比小学大很多,还有中考的压力,氛围完全不同,除了第一天我去7班偷看过川,之后好像都没有再去过了,我们的关系也这样慢慢淡了。虽然偶尔还是会在校园内遇到,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他也没来找过我,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过了好久。

初二期末考的时候,我们在同一个考场,终于可以有借口搭话了,我迫切地向川提出重新做好朋友的请求,他却说休业式那天给我答复。考完试后等待出成绩开休业式的几天,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休业式早上开完后,我赶忙去找他,他也确实在等我,他提出在学校转一转,边走边聊。

6月底的江南,已经有点炎热了,各种夏虫啾啾叫响,教学楼的绿墙格外油亮,往里看是渐渐空荡的教室,往外看是熙熙攘攘回家的学生。我们就沿着教学楼的走廊,一层一层地闲逛,边走边聊。

川这时候已经长出了青须,喉结也非常明显,声音变得深沉,讲话时喉结的律动尤其性感。他给了我一封信,他说:“我已经有一个最好的朋友了,心里已经装不下另一个了。”

我脑袋嗡了一下,我并没有表白,但我感觉我被拒绝了。我压抑住情绪,说我们可以做普通的好朋友。

5

暑假的时候,有次川邀请我去他家玩。他家我不是第一次去了,三层平房,外侧是灰色的,门口有小院,边上有条小路通往农田,有条大点的路通往村子的操场,他的房间在二楼。

去川家我总是有点不好意思,他家比较讲究,要脱鞋进房间,我总担心自己有味道。

到他家时,他正在电脑上玩植物大战僵尸,我那时比较土,对电脑游戏印象还停留在梦幻西游和4399等。

他看我对植物大战僵尸兴趣不大,就要给我安利歌手。初中大家都是听许嵩、周杰伦什么的,而川给我看的是Lady GaGa,Katy Perry。我那时候根本不认识这些远在大洋彼岸的欧美女歌手,愣愣地听他说这些歌手的故事。

那天下午我走得很早,回家后我往MP3里下载了许多欧美女歌手的歌,我想有点能和川谈论的话题。

初三我和川关系好了一些,但是他有自己的朋友圈,与我还是相距甚远。

6

中考我考入了义乌二中,川进了义乌六中,我们再一次失去了联系,再之后我们联络上就是高考后了。

高中我浑浑噩噩,高三最后努力了一下,勉强过了一本线,却在填志愿时候翻了车,上了个刚有一本专业的三本院校。

得知录取消息的时候我发了条说说感慨了一下,结果川来找我说他也在这个学校。真的是意想不到的巧合。

原来川高中走了美术特长生的路,但文化课不高,没有去成他心仪的浙江理工大学,阴差阳错也到了我上的院校。

暑假我们又见了一面,一起去城里,一起吃了过桥米线,然后和他朋友三人去一起去网吧打LOL。我MOBA游戏很菜,在他推荐下玩了个辅助星妈,他玩的是ADC,我俩刚好一路,游戏里的英雄就像我的映射,努力去保护着他操作的英雄。

出了网吧后,我和川告别,他说过几天他生日,邀请我一起去吃饭。我拒绝了。我知道他会和他以前说的那些好朋友一起,如果我去了,看着他们我会知道我对于他太不重要了。

有些答案,既然早就知道,就没必要多次验证了。

7

大学四年,我改变了很多,可以说和大学前的我是两个人。我经历了喜欢直男、和直男闹僵、完全认同自己同性恋身份、找到了男朋友等很多事情。

有一天我和我男朋友在学校超市打打闹闹地买零食,眼角余光瞟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川。

这时我已经对川没有想法了,淡然地打了招呼,结完账就走了。回去后川私聊问我:“你是不是有过男朋友?”我大方地承认我是同性恋,而且现在有一个男朋友。

他没有惊讶,我继续问:“据说喜欢Lady GaGa的一般都是gay,你是吗?”这一刻我既想他说是,又想他说不是。

我希望他也是我同类,那我们以前确实有过感情;我又希望他不是,这样就不会遗憾以前没有勇敢表白在一起。

他最后说:“我早已经不喜欢Lady GaGa了,哈哈哈。”他没有直接回答,可能他也觉得,往事就这样过去吧。

接着我们换了话题,得知他的近况,他妈再婚了,新的爸爸对他很好,我也为他感到高兴。他说大学在同一个学校,一定要一起吃个饭。

后来我见到川骑电瓶车载着一个女生,也见到他在公交站送女生上车。

8

大四毕业,我告诉他我考上了研究生,还是在宁波;他告诉我他要去上海工作。

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川说的那顿饭我们也没有吃上,他只是静静躺在我的好友列表里,偶尔发几条自拍朋友圈。

《小幸运》里唱着:“爱上你的时候还不懂感情,离别了才觉得刻骨铭心。”

朋友圈里的川还是一样帅气英俊,就像当年那个艾克一样的男孩。只是我们,再也不是当年的我们了。

声明:本文系读者「老H君」投稿故事,阿鹿做了部分改动。版权所有,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