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不该回国:疫情中的海外华人同志

该不该回国:疫情中的海外华人同志
来源:GS乐点
文 | 吴楠

 

 

苏接到上司芭芭拉女士的询问时,是1月25日。

 

和同性男友一起生活在德国慕尼黑的苏,已从电视上得知了中国湖北武汉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包括慕尼黑本地电视台和台湾电视台也都在报道此事。而此时,距离他从中国出差返回,刚好十天。

 

“你的身体感觉怎么样?”芭芭拉问道。“和平时一样。”苏回答。

 

因为是文字信息,苏揣摩不出这个德国老太太的语气和神态,但下一条信息很快发了过来,“苏,二到四月的工作安排,公司这面要征求你的意见。”

 

苏和男友已经在慕尼黑工作生活了快十年。最初来德国既是为了躲避家人的催婚,也为试着打造两人的生活。

 

两人在不同的公司,因为是亚洲人,均主要负责亚洲项目。苏和男友提前小半年就和公司在出差时间上进行协商,把去中国上海和沈阳出差的时间调整到了一起,这样他们就可以在2020年四月回国。

 

但苏没有料到的是,在三月中旬,德国爆发了相对于之前的少数感染、波及更广的新冠肺炎疫情,这显然超出了他之前了解到的情况。苏和男友的公司,不约而同地将所有出差计划搁置了。回国暂时成了奢望。

 

 习惯难改 

 

1月27日,慕尼黑电视台的新闻报道,引起了正在厨房忙碌的苏的注意:当地发现了第一位新冠肺炎病例。

 

实际上,苏远在上海的家人从1月23日起就不断将国内的消息传递给他,希望他多加小心。当时的慕尼黑、甚至是更大范围的巴伐利亚州,仍一片平静。

 

苏和男友保持着吃中餐的习惯,至少也保证中式早餐。他和男友总是分别下厨。烹饪,给两个生活在异乡的同性恋人,在不断接收到疫情消息的生活里,带来了不少安慰。

 

第一轮疫情感染仅涉及16位德国本地人。一直从事医疗行业的苏对这样的境况非常敏感。病源来自一位在中国的员工,“这是一家很有历史的企业,由于一位中国员工前来培训和交流,导致了公司内部员工的感染,而不是原发性的疾病。”苏和男友放心了些许。当时,两人的工作和生活还没受到太大的影响。

 

实际上,德国的医疗人员非常缺乏。一位同样来自中国的、苏的同事,她的儿子在一年前患上癫痫,需要做磁共振确诊。在医院挂号后,得知最快要半年后才能排上磁共振。同事带着孩子回到中国,一天内就完成了确诊,并开始治疗。“中国的医疗真的比德国更快速。在德国,连CT至少也要等三个月。”

 

然而,就算是治疗感染新冠肺炎的病人,慕尼黑的医院也没有达到国内的防护程度,“所有的病人的确是第一时间被收治进医院,但医生和护士只是戴了口罩,穿的也不是国内那种完全隔离的防护服“,病人也可以在病房内使用手机。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人种不同的缘故”,苏看来,很多德国人认为新冠肺炎是一次流行性重感冒。

 

三月初,苏和男友去了德国另外一个城市。3月11日准备回慕尼黑的时候,随着意大利的封国,德国人也开始紧张起来。男友提出要租车开回慕尼黑。

 

两人终于成行,但一路上没有任何测温的环节,开进慕尼黑市区时,苏看到街道上的人少了将近一半。可戴口罩的几乎都是华人面孔。

 

“欧美人不喜欢戴口罩,这几乎是几代人的习惯。”苏说。“习惯最难改了!”男友补充道。

 

而这一切不过是进入三月以后疫情在欧洲大爆发的序曲。

 

三月下旬,德国开始大量出现新冠肺炎患者,慕尼黑所在的巴伐利亚州选择封闭。所谓的封闭,只是市政府号召居民不要外出,而货品并不会因封闭而停运。

 

该不该回国:疫情中的海外华人同志
一月份的慕尼黑

 给国内寄口罩的华人同志 

 

3月14日,李枫留学所在的蒙特利尔宣布学校停课两周。从当天下午三点半开始,大蒙特利尔岛上的大学、公共图书馆、社区交流中心等由政府出资的机构均关门两周。这让刚和同性男友分手的李枫心情低落。

 

“政府想等两周之后,感染患者都发作了,集中隔离或者治疗。”在留学生群里,之前一直发布国内疫情信息的同学们议论纷纷。“我们想赶快修完学分、毕业。”尤其是恢复单身的李枫,更想赶快毕业。

 

1月28日,留学费用还依靠贷款的李枫看到同学群里,有人张罗着为祖国捐口罩,心里很纠结,“我也很想捐口罩。可是自己的钱没那么多。”那时,李枫刚分手两个月,之前谈恋爱也花了不少钱。

 

幸运的是,很快有人联系到几位在蒙特利尔的愿意出钱的华人,留学生群里一下子热闹起来,大家纷纷表示可以出体力、去买口罩。李枫也在其中。

 

李枫除了参加留学生群里组织的“买口罩、捐国家”的活动外,还自己掏钱买了十个N95,给家里邮寄了六个。

 

2月初,李枫接到了一位远在多伦多的留学生的求助电话,“现在物流公司都不接发往国内的订单了。枫哥有没有办法?”

 

李枫这才了解到,加拿大留学生捐助的物资是在多伦多汇集,再发往国内。一共募集到了四万只口罩,计划分别发往上海和江苏。

 

李枫很喜欢交朋友。中国领事馆的一位官员和李枫是认识了四五年的老友。老友指点他,想把口罩运回国,需要领事馆出具证明文件,然后可以联系任何一家航空公司或者货运公司,都会得到许可的。这个消息让李枫振奋起来。可老友紧接着说,领事馆接受的捐助,必须是公司或社会团体发起的。

 

这就需要李枫再想办法。他联系到一所大学的留学生联合会主席,问他是否愿意出具一份捐助书。对方爽快的答应了。

 

李枫得到领事馆提供的证明文件后,拍照片发给在多伦多的留学生。又过了两天,李枫同志在微信上看到四万只口罩坐上了免费的航班。

 

一直到加拿大总理夫人从欧洲回来、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疫情后,加拿大政府才开始真正重视疫情,建议民众在家十四天,暂时不要出门。

 

“政府还只是在建议,不像我们中国明确提出了要求。”之前一直在关注国内的疫情,几乎所有的华人留学生,无论是上课还是外出坐地铁,全都戴上了口罩。彼此还互相叮嘱,“不要管老外怎么做,出门一定要戴口罩。”

 

“现在在蒙特利尔,除了华人,当地的百姓还是不戴口罩”,李枫说。

转载请注明来自江苏同志|聊天室|江同|交友|导航|社区-同志公益网站,本文地址:https://www.ntainisi.org/2952.html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