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旧事:我们的聊天记录,被他老婆看到了

封面人物:微博@zoujituan邹集团
图文无关

阿鹿说:

今天的这篇故事,发生在十多年前的江南。关于文中“他”的性取向,作者没过多着墨,究竟是同性恋或是双性恋?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又有多少人会选择压抑自己,最终走向异性婚姻?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

秘密基地决定发表这篇故事,并不代表阿鹿任何立场,仅以此情节,做真实记录,给大家展示十几年前的同志现状。希望大家理性阅读。


作者🦄️阿鹿&H2O

1

“我到了,你呢?”点开闪烁的QQ头像。

“我开错路了,要稍微晚点到。”等红灯时,我快速回复。

这是我们时断时续地网聊了两、三个月后的第一次见面。2010年手机导航还未普及,去哪里只能先看好路线,再摸索着开。汽车东站没怎么开车来过,路不认识,于是兜兜转转。

因为不曾互换照片,彼此都只是想象中的模样,但根据他说的穿着打扮,和站的位置,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

一身休闲装,一米七几的个头,不算高大,但把衣服衬托得恰到好处,方脸剑眉,戴副眼镜,散发着斯文和平静。9月的天逐渐黑的早了,城市已点燃了路灯,他的面目看得不是特别清楚,但也算不惊不喜吧。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没事,我恰好熟悉了一下边上的环境,不远处有个KFC,要不去那里坐坐?” 他边说,边伸出右手。

我也礼貌性地握了握手,谁知这一握,竟然握出一段悸动的情感。

“好啊!”我立刻回答到,下班后直接过来的,此刻有些饥肠辘辘了。

“你喜欢吃什么?我去点。”他说到。

“你吃什么,我去点吧。”

“你找个位置,还是我去。”他执意着。

“我什么都可以,你随便点一点。”

“你要说清楚啊,这样我才好点。”他皱了皱眉头,看着他着急的模样,感觉有点可爱。

“鸡肉汉堡,微辣,其他你看吧,随便点一点就行,我不挑食。”第一次见面不仅迟到,还让别人买单,心想着不能过分。

KFC的人越来越少,我们还兴致勃勃地聊着,知道他南京上的大学,学医的,在医院实习过,不过毕业后考上公务员,所以没去当医生。

哪里人他不肯说,但他的口音出卖了他,因为某些吐字腔调和我本科时来自山东的那位同学一模一样,我断定他是山东的,他也没否认。

后来我说送他回去,他说他家离这里不远,自己走回去也行,我说开车很方便,还可以顺便再聊几句,他同意了。送到新塘路口,他说就快到了,下了车。

过了21点,城市逐渐恢复了安静,处处霓虹闪亮,但路上的车不多。独自一人开车回家,却一路欢畅。

2

第二天一早,他给我的QQ留言比之前多了很多,还要了我的电话号码。

午饭后电话响了,一看是他,我溜到单位楼顶,他的声音在电话里更富有磁性,一阵嘘寒问暖,午饭吃的什么云云,这通电话后,让我对他的印象更好了。

接连几天,午饭后都能听到那温柔且富有磁性的问候,有尬聊,有挑逗,也有鼓励,鼓励彼此都做个积极向上的人。

“上次吃饭你请的,哪天给我机会啊?”

“哪天都行。”他爽快地回应到。

“那就今天?老时间,老地方?”

他答应了。

这次很顺利,我比上次早了很多,在东站附近挑选着去哪家吃饭。

最后定在了新白鹿,不多时他也到了,饭点的饭店生意太好,服务员告诉我们有个情侣座适合两个人,不用等,我俩尴尬地对视了一眼,也答应了。

饭后去哪里呢?要不开车转转,那一带他很熟,在他的指挥下,两转三转,转到了一个工地附近停了下来。晚上八点左右的工地一片寂静,几乎没人。打开车上的音乐,我靠在驾驶座,他躺在副驾驶座,无拘无束地聊过往,聊生活。

他说我长得像他的一个同学,第一眼就感觉很顺眼,缘分或许就是这么不经意开始的吧。

越聊越觉得两人相似的地方很多,比如都是从遥远的北,毕业后来到这繁华的南;对朋友都很挑剔,都有点外貌协会;生日只差3天,都是双鱼座;都喜欢听音乐,恰巧收音机里飘荡着羽泉的《最美》。

你的美无声无息
不知不觉让我追随
Baby 这次动了情
彷徨失措我不后悔
你在我眼中最美
……

好像是天意,一切都来得那么水到渠成,熟悉后,胆子也逐渐大了起来,在车内有了牵手、拥吻,生理反应也自然而来,手游走到彼此的敏感部位,他惊讶于我的雄伟……

3

他平常都住在爸妈家,我们相识后隔三差五地见面,他父母还认为他是跟女朋友在一起。我在设计院工作,本来就经常加班,家人也不太多问。

“吃好午饭了?”他的来电很准时。

“嗯,你在干嘛?”

“在和你聊天啊,哈哈哈。”我回答到。

“有没有想我?”

“有啊!并且还有反应。”

“真的?”可以听出他的将信将疑。“我也是。”

我俩心照不宣。

“要不晚上看看钱塘江夜景?”

“好啊。”

下班后在约定的地方接上他,开向钱江新城,路上他试探着摸我,又转而提醒安全第一,不让我分神。

路过繁华的万象城,转到之江路,忽然感觉周围安静了很多,但需要在一个没红绿灯的路口调头才能更靠近钱塘江,两个人相聊甚欢,我没注意对面风驰电掣过来的汽车,差点撞了上去,对方司机踩急刹,开窗大骂:“找死啊!”然后一闪而过。

我惊魂未定,自然减慢车速,给他说别人骂得对,是我不好。

钱塘江岸上人来人往,游人不多但也不少,十月的江边,晚风微凉,他忽然说:“如果你现在要牵我的手,猜我会怎么说?”

“你会怎么说?”我反问道。

“滚开!滚开!哈哈哈……”他边笑着回答,边撒腿往前跑。

他自编自导的桥段,让我感到一脸懵逼。

现在我能理解他当时那种既想大胆公开关系,又不得不妥协于世俗眼神的纠结思维。

4

约饭已是常事,饭后会在车内共度二人世界,或许是他的热情更盛,我只是迎合着他,他偶尔会感叹到“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这次吃完饭后,没回车上,腊月的江南,室外也有些寒气逼人,车内不开空调也没那么舒服,看到不远处的宾馆,他突然说要不开个钟点房去暖和暖和?

“可以啊!都是大男人,谁怕谁?”

那你等我,好了发短信给你。

第一次在宾馆赤诚相见,发现他是个生活习惯很好的人,脱下来的衣服会折叠好,连内裤都折得整整齐齐,我在想什么样的父母才能培养出习惯这么好的孩子,他家里肯定也会收拾得井井有条。

乐极生悲,没几天发现在宾馆染上了阴虱,无奈,只能看医生,开了药,要剃掉阴毛后涂抹。为了不引起尴尬,我都说这几天有项目要出图,单位有些忙,好几天没见面。后来一方面他盛情邀约,另一方面我也安耐不住,就还是赴约了。

一样的流程,一样的情节,饭后一坐到了车内,他的手就娴熟地伸了过来,我也不争气得雄伟了起来。

“怎么剃毛了?”

“对啊!这样是不是会显得更雄伟?”我不想让他知道那烦心事。

“不会吧!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他学医科班出身,在医院各科室都实习过,并且还有医师资格证,对这些都非常了解。

“有阴虱了。”我实话实说。

“啊!这你也不告诉我?我将要结婚,要备孕,万一传染给我后果多严重?”他一连串恶狠狠地责备。

“你没说过你快要结婚,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肚里的蛔虫。”

……

不欢而散。

我生气是因为上次是他找的什么破宾馆,这么不干净,我染病了他不自我检讨,还咄咄逼人地责怪我。

还有,他竟然要结婚了,而我一无所知。

5

第二天是周末,一直到中午都没声音。

午后阳光和暖,我和家人在小区附近的公园里晒太阳。

“叮铃铃……”手机铃声响了。

我看了一眼,是他的来电,接通了。

“在干嘛?”他嬉皮笑脸地问。

“在河边晒太阳。”我不紧不慢地回答。

“一个人?”

“不是,和家人一起。”

“哦!咱爸咱妈都好吧。”

咱爸咱妈叫得可真亲,第一次听到这么亲昵的称呼,心中的阴云散开了不少。

平静地过了两天,江南的冬天变化无常,忽然大降温,不知怎的,很少感冒的我这次竟然需要在医院挂盐水。

“在干嘛?”又恢复了午饭后的问候。

知道我在医院,着急地问到“怎么回事?要不要我过去看看你?”

我道谢后,说不用了,内心升腾起丝丝暖意,他那灿烂的笑容闪现在我的脑海里,磁性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畔,感觉一切又美好起来了。

6

又约饭了,吃完饭在车内他说春节前要举行婚礼。

我问他邀请不邀请我,他说让他再想想。

或许他原本就没打算让我出现在他那神圣隆重的场合,我也没追问。

他说婚礼前还要打车到机场接老家过来的亲戚。

“要不我开车去接他们?”我内心闪现了一下这个疑问,但又想到别人都不愿意让我参加婚礼,肯定更不想让我认识他的亲戚吧。

话到嘴边又知趣地咽下去。

“叮铃铃……”他来电话了。

他未婚妻打来的,他提醒我不要出声。

原来是她在逛商场,看到喜欢的衣服,想买给他,在问他的尺码。

“大姐,你不用给我买,你给你自己买就可以了……”

我静静地听着,感觉到他未婚妻对他的热情,和他不冷不热。

电话结束,他给我说:“哎!真烦,要不咱俩私奔吧?”

“想私奔到哪里去?”

“嘻嘻……”

我想可能是婚前恐惧症吧,也可能是他有心无意地随口说说。

他开始唠叨房子装修,筹备婚礼都是他一个人在张罗,但女方对很多细节都不满,他都不想结这个婚了。

开车把他送到回家,我说能不能看看他们的婚房?

被他无情地拒绝了。

7

春节很快就到了,他们的婚礼也快到了吧,但他始终没告诉我是哪天。

可能在忙婚事,近期他主动联系也少了点。

除夕夜礼貌性地互道了祝福。

大年初二,看到他在QQ上他发来一大串留言,大意就是说女人太啰嗦,他还不习惯;还有她家亲戚太多,在她老家吃了东家吃西家,他谁都不认识,感觉很无聊。

春节期间我们只是在QQ上偶尔聊天,没有通电话。

很快过了正月初七,就到了上班时间,生活又恢复了平常,不知他怎么想的给我也办了亲情短号。我想可能他给他家人一起办就把我的也顺便办了吧。

他婚后确实我们见面机会少了,虽然有亲情短号,但联系却不多了。

通过简单的Q聊,知道他们在备孕,每天下班后都是他回家烧饭,补充营养。

能理解他们新婚后有新的打算,可我内心感受到了被冷落的酸楚,偶尔会在QQ里留言,冷嘲热讽他两句。

又是一个周末傍晚,他刚把电脑从他爸妈家搬到新房,老婆逛街还没回来,我俩难得又在QQ上没羞没臊地聊着。

后来他说他要去洗澡了,我说好的。

第二天一早,他火急火燎地打来电话,说昨晚洗澡时忘关QQ,他老婆逛街回来后看到了我俩的聊天记录,他也不知道她到底看了多少,但她肯定知道了我俩的情况,说要把此事告诉他爸妈,告诉他单位。

他是公务员,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单位知道?怕他老婆通过查他的通话记录找到我号码,提醒我接到陌生人来电要多加小心……

事后他沉寂了,QQ没了留言,午饭后的问候也荡然无存。

有时午饭后我打电话过去,他也是寥寥数语,说在准备医生职业换证考试,单位事情也比较多,匆匆挂了。

我终于意识到我们要成为过去时了,他可能会彻底消失。因为以前他告诉我,他曾交往过一个女朋友,那女孩各方面都非常满意,交往中因为一件小事不悦,他就和别人绝交了,后来人家女孩子主动联系他,他也没给台阶。

他可能就是这种决绝的人,让别人深陷情感的漩涡后,他能断得赤裸裸。

8

那个冬季,我经历了一场感情阵雨,来的猛烈,去的果断,从相识到依恋仅仅半年,我填补了他婚前的空窗期。

后来仍很是思念,只有我死皮赖脸地在QQ上给他留言,他却极少回应。我理解他可能畏惧于她老婆的威胁,怕闹得家庭、事业全乱套,不得已做出的压抑。

为了不影响他的家庭生活,不让他夹在中间为难,我给他留言说我们暂时冷静一下,等你安抚好后,再联系我。

一个月

两个月

三个月

……

窗外玉兰又在吐露芬芳,而我仍在寂寥地等待,不联系或许就是他最后的选择,祝他做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爸爸!

9

上面这个故事已经过去了十来年了,那半年的时间是昙花一现的美好,人生中的刹那芳华,却让我一直念念不忘。

我还是会不时地想起他,对汽车东站附近有了特别的情愫,很多建筑很多场景,每每路过往事浮上心头。有些记忆非但不因年深日久而暗淡磨灭,反倒像铜镜一般,因不断地被擦拭而愈加光亮可鉴。

我的手机号码,QQ头像从那时起从没换过, QQ号码一直为他保留着。倒也不是希望能再发生些什么狗血的故事,权当是对往事、对故人的纪念吧。

无意中踏进了阿鹿的秘密基地,在这里,不同的故事感染着我,也逐渐旋开了我的情感阀门,流淌起那段尘封已久的爱恋。这段情虽然短暂,但甜蜜而深刻,我也鼓足勇气,一气呵成这篇回忆,来祭奠那份在我心中永不褪色的爱恋。

如果有幸当初的你能看到,请照顾你好自己,祝事事顺遂!

三生有幸遇见你,纵使悲凉也是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