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7月28日“西西诉恐同教材案”庭审

作者 | 矛小肚、杰子

编辑 | FanFan

编者按

2017年7月6日,西西曾委托代理律师,向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人民法院提起产品质量纠纷诉讼,以教材《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存在错误、误导等明显内容质量问题为由状告广州暨南大学出版社及京东网上购物平台。

经过多次延期,本月,该案最终在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志愿者矛小肚、杰子前往庭审现场,记录了庭审经过。

我们是江苏同天和同性恋亲友会南京分会的两个小伙伴,小肚和杰子。我们通过权促会的燕子了解到了西西的案子需要支持,了解到西西为此案的诉讼一直坚持了三年多,然而现在却因为疫情的原因,无法亲自出席这个被延期数次最终由于审理期限制约而不得不开庭的庭审。对此西西本人是十分不甘心的,我们也非常能理解她的心情。

纪实:7月28日“西西诉恐同教材案”庭审

西西(因疫情无法来到庭审现场)

这场民事诉讼不单单是西西作为消费者针对不合格的图书产品做出的维权行动,更是她作为性少数群体中的一员对自身尊严及合法权益的捍卫。我们这次去旁听,一方面是想要作为见证者了解庭审的更多细节,另一方面便是想给予西西支持并尽量弥补她的遗憾,让法庭上能够出现更多性少数群体的身影,让法院和社会各界能够看到更多的色彩。

于是在2020年7月27日下午,我们坐大巴从南京赶往了宿迁。

当天晚上,我们和当事人西西、代理律师葛律师、于律师还有权促会的伙伴通过语音通话一同讨论了第二天上午开庭的细节和一些注意事项。期间葛律师提到他的担忧:虽然本案是公开审理案件,但是开庭当天法院可能会阻止旁听者进入法庭,因为类似的荒唐事在其他法院的庭审中发生过。对此,我们只能寄望于第二天能够一切顺利。

纪实:7月28日“西西诉恐同教材案”庭审

本案代理律师与志愿者在开庭前一天傍晚于宿豫区人民法院前合影

28日上午,我们与两位律师一起提前赶到了宿豫区人民法院,先以立案的名由进入法院的诉讼服务中心。

入门的安检程序非常严格,手机、电脑等一切含有金属的物品都不允许带入,这些在我们预料当中。但在通过安检进入大厅后,一名法警过来询问我们是否是参加十五法庭的庭审,并要求我们再次接受安检。再次安检时,连玉佩和橡胶手环都被要求摘除。进入大厅后,我们在十五法庭外等待了一会,开庭前被要求再次接受检查以进入法庭。我们携带的纸质材料被两名法警仔细翻看检查,两名法警各检查了两遍。过检之后法警仍不允许我们将所有资料放在身边,只让携带一小部分,其余被他们搁置在角落。法警们这一系列夸张举动让我们隐隐觉得被“特别关照”了。

纪实:7月28日“西西诉恐同教材案”庭审

法院入口(于庭审前一天傍晚拍摄)

在进入法庭前,法警收走了杰子想用来做庭审记录的笔,而小肚则经历了非常严格的搜身,女法警检查了胸罩、鞋袜、眼镜甚至头发。

 

更离奇的是,临近开庭时,一名法警竟要求葛律师上交个人电脑并使用法院提供的电脑。葛律师回应说他必须要用个人电脑工作,而且他在法庭上也从未遇到过这样无法律依据的要求,于是拒绝了法警。

进入法庭后,我们便一直在等待被告及其代理律师出庭,可直到书记员宣布开庭的时刻,被告席上依然空无一人,此后也未出现。我们很是诧异:这样的做法难道不会涉嫌藐视法庭吗?至少对原告来说是挺不尊重的。之后葛律师有跟我们解释说,其实在民事诉讼里被告或原告一方缺席的情况还是挺常见的,一般这种情况下法官会按照缺席审理的规则继续案件的审判。葛律师觉得此案中被告方缺席的原因可能是觉得自己即使不出庭大概率也能取胜

正式开庭后,四名法警陪同我们坐下,在一个非常小的民事法庭中,这个阵仗让我们体验到了一些压迫感。而且我们也注意到,除我们之外旁听席上还有一中年男子翘着二郎腿坐在角落。我们试图与他攀谈,他自称也是来旁听的。

开庭约摸半小时,当葛律师正在对本案涉及的同性恋性倾向相关问题证据进行详细举证时,该男子起身推门离开,之后便没再回来。不久之后,审判长以“有事处理”为由宣布暂时休庭。休庭大概持续了十分钟,庭审恢复之后,葛律师继续进行相关举证,但审判长多次以“书面意见可以直接提交,为了节省庭审时间,不能在当庭中一一例举证据”为由打断律师,要求律师精简陈述。之后葛律师在表述代理律师意见,讲到本案的公益涵义,并想从立法、司法、政策等角度展现我们国家关于性及性别多元的发展时,又一次被审判长打断,说围绕本案核心争议即可,不要发散,导致律师意见没有表述完全。

 

对那位中年男子的身份,我们有一些揣测。但由于我们与该男子并没有更多的交涉,审判长在休庭时也并未说明详细原因,所以我们的揣测也无从对证,只是猜测而已。可我们有注意到,当我们因坐久了想要变换姿势并情不自禁跷起了二郎腿时,会立刻被法警制止,然而法警却选择性地忽略了坐在一旁的那位翘着二郎腿的中年男子

 

庭审临近尾声时,于律师提出想要代替西西做一份当事人的陈述,法官不是很情愿,想要阻拦陈述,但在于律师的坚持下,最终还是完成了西西的当事人陈述。陈述中表达了很多性少数群体想要被大众聆听的心声,即希望社会各界能够以科学理性的态度看待同性恋去病化这一事实,以同理之心和共情之力去认识并正视偏见与歧视可能对弱势群体造成的身心伤害,希望大家能以文明之名尽力去避免这一类的伤害,共创一个更加包容、多元、美好的社会环境。

在于律师慷慨陈词时,我们身边的一位法警“噗嗤”一笑,仿佛是在看戏。我们内心顿感挺遗憾的,这么好的一席话在现场只能被这样几个人听到。

于律师完成当事人陈述后,审判长便宣布退庭了,并表示会择日做出判决。此次庭审给我们的感觉是,法院十分谨慎,希望尽量缩小此事的影响,不愿让原告方就性少数权益方面做延展,而且总体感觉法官不是很有耐心,只希望尽快结束庭审,一直强调可以提交材料给他们阅读,不想给原告方更多表述的时间,甚至不想给原告方针对被告所列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机会。旁听席的视线被书记员的电脑遮挡,看不清书记员的工作状态,但庭审后律师跟我们反应,从他们的角度看过去,书记员很多时候根本没有在记录他们的发言。

庭审结束后,我们与律师下楼,两名法警也跟着我们下来了,并且一直目送我们走出诉讼服务中心大门,直到我们走到马路的路口才罢休。之后我们想在法院门口标牌处拍照留念,刚按下拍照键,一群法警便气势汹汹地向我们涌来,并要求查看我们的手机,删除照片。葛律师据理力争,表示他们的要求并不合法,这是法院,不是军队也不是国家安全局,我们在这拍照并不违反任何规定。葛律师说:“你们就拿执法记录仪尽情地录,看我们到底哪儿违法了?”法警犹豫了一会,只能就此作罢,让我们速速离开。之后葛律师还调侃道:没想到法院这边这么抬举我们,应对我们时竟拿出这么大的仗势来。

于律师双手拿着西西的当事人陈述,拍照过后,她由衷地感叹道,这真是一张珍贵的照片

纪实:7月28日“西西诉恐同教材案”庭审

庭审结束后于律师与葛律师在法院前合影

是啊,多么不容易。西西坚持了这么多年,律师们也做出了这么多的努力,才换来了这样一张照片。判决结果尚未分晓,可此案即使是败诉了,在我们心中它仍有着非凡的意义。国内性少数群体的平权之路上,有一群勇敢执着可爱的人在做着愚公移山式的努力。虽前路漫漫,但至少我们可以携手并进。加油呀!

 

 彩  蛋 

同伴们很重视此次庭审的支持行动,从南京到宿迁,我们也带过来一批由广州同城青少年资源中心印发的关于“恐同教科书”的小册子,期望能派发给前来旁听的小伙伴及记者朋友。可惜到宿迁的交通不便,很多小伙伴都无法如期抵达。

庭审结束后,我们考虑到宿迁地处较为偏僻的苏北地区,连LGBTQ酒吧都没有,在这样彩虹文化荒漠的小城市,想必也有许多性少数年轻人身陷在身份认同的孤独中。经了解,宿迁本地也有一所本科学校,叫做宿迁学院。书册传阅出去才有意义,那么,何不把我们带来的书册散发在宿迁学院里?

纪实:7月28日“西西诉恐同教材案”庭审

于是28日下午,我们去了宿迁学院,在参观校园的同时,在图书馆未封馆的区域,留下了两本小册子。我们暗暗希望着,没准这些小册子能够安慰一个被教材书上错误描述伤害到的性少数同学,又或许能够纠正几个大学生从课本上接收到的偏见,再或者,会激励这里的年轻人建立宿迁的同志社团,让更多人相拥取暖,共同为平权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