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夫夫同时失业的132时辰

GAY夫夫同时失业的132时辰
故事主人公小言
疫情来临后,大概没有一个人能独善其身。当裁员、降薪等连锁反应发生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会有些微妙的变化。
疫情不是制造了矛盾,而是暴露了矛盾。
那些火速同居的同志爱情最是如此,看似真性情不拖泥带水,其实同居之后才发现有很多亲密关系里的「陷阱」。住在燕郊的小言和浩哥就在经济的重压下感受了这一切。
很久没有和父亲联系了,浩哥进入聊天对话框,发现父子之间的最后一条聊天记录,是3000元的转账信息。浩哥深吸一口气,然后在脸上堆起笑容,暗示自己要充满爱,发送一句文字信息「爸,我想你了」。
漫长的等待之后,浩哥的爸爸回复了一句,「你缺钱了吧」。
01.

债务危机初现

2月8日,是小言的还花呗日。正在打游戏的小言,手机顶端弹出一条消息:今天是最后还款日,本月应还6700元。
小言轻叹了口气,用中指轻轻地往上一滑,消息便被隐藏了。
「眼不见心不烦。」小言说。
账单6700元,但是小言可支配现金仅有1000元,而开工资又是两天以后的事,所以他要面临的严峻问题是债务逾期。
平常的日子里,月光的小言会提前留好下个月的还款金。只不过这个月赶上过年,晚辈的压岁钱、家里的年货还有心血来潮买的羽绒服,把这笔专款花掉了。
小言退出游戏,直起腰问坐在身边的男友浩哥,「你还有钱吗?我花呗还不上了。」
「我没钱,」浩哥随后又补了一句,「你这个月怎么又还不上了啊?」
小言没有出声,也没了打游戏的兴致,因为在昨天听到了一个消息,「本月工资可能延发,或者按照最低标准发放。」
浩哥不是不想帮小言,只不过他要负担房租和两个人日常生活支出,没存下来什么钱。更要命的是,浩哥和小言同在一家公司,所以他也要面临工资延发或者少发的情况。
断粮随时可能发生在这间出租屋里,小言和男友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整个房间陷入了一场寂静,只有墙上刚搬进来时布置的彩灯忽明忽暗地亮着。
GAY夫夫同时失业的132时辰
02.

同事小群里的躁动

2月10日上午11点,小言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在短信页面里上下滑动着。
他转过头,皱着眉头问浩哥,「你开工资了吗?」
「没有啊,不会真的延期了吧。」
「那再看看吧。」
吃过午饭,小言窝在沙发里,打开了一个名叫「小密圈」的微信群,之前工资延迟发放的消息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小言按下几个字点击了发送,
「你们在干什么呢?」
「在等工资」「等工资呢」「发呆」,几个同事近乎秒回。
小言没再回复群信息,他从沙发站起来躺在床上打开了游戏。
如果工资到账,短信会自动从屏幕上方弹出。但是每打完一局游戏,小言依然固执地切出来看一下短信通知。显然他的心思并不在游戏上,连输了好几局。
40平米的出租屋里,除了询问「你工资到账了吗」的声音之外,两个人再次默契地保持缄默。这份躲在燕郊的情绪,就这样被北京城里的某个举动牵扯着。
小言任职的公司,按照惯例会在每月10号的下班前把工资开出来,所以今天下午对小言和浩哥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时刻。
时间一点点过去,工资到账的短信却一直没来,两个人在等待中逐渐失去耐心。再加上微信群里的哀嚎抱怨,两个人之间的磁场滋生出了一种焦躁的情绪。
浩哥一言不发地盯着小言。
「你瞅啥?工资没到账,又不怪我。」小言说。
这句话似乎点化了浩哥,一向示弱的浩哥突然来了表达欲。
「当初要不是为了照顾你,我才不会来这上班。」
小言急了,「当初你找不到工作,我说先到公司上班,找到工作之后再辞职,谁让你一直干到底的?」
最初的甜蜜,此刻变成了身体代谢不掉的糖分,成为负担。
浩哥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小言的,两个人在视频上聊了半个月后就奔现了。浩哥坐着飞机赶来见小言,然后第二天就手牵手去中介看房了。房子租好后,浩哥眼下最重要的是找一份工作维持生活,但是跑了7天,想找一份离家近待遇又不错的工作太难了,最后小言出了主意,「我们公司也需要设计,要么你先做着,找到好的工作你就换。」
一起工作有一个好处,就是两个人可以一起起床,搭伴通勤。从燕郊到大望路的路常常拥堵,但是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对于两个人来说,不过是几个笑话的距离。当时没想到,这样的工作,浩哥一直坚持到今天。
浩哥反过来安慰小言,「都是气话,没有责怪你。」
转载请注明来自江苏同志|聊天室|江同|交友|导航|社区|同志公益网站,本文地址:https://www.ntainisi.org/3133.html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