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山艳遇:杨哥未婚妻的来电

封面人物微博@厚厚Boy
感谢授权 图文无关

 


作者🦄️阿鹿

1

睡在杨哥的婚房里,床头放着杨哥和未婚妻的照片。即便是有酒精的催眠作用,那一夜我依旧睡得不那么踏实。

深夜里窗外汽车飞驰的声音,屋内空调发出的轻微呼呼声,以及身旁杨哥睡熟的呼噜声,都清晰地传送进入了我的梦里。梦里我紧抱着杨哥,然后一个女人突然冲了上来,把我们拆散了。

大概早上七八点的时候,屋外的走道里,传来一阵清晰的脚步声,踢踢踏踏。

未婚妻回来了?!

我从梦中惊醒,慌忙地想要叫醒杨哥,问他该怎么办,一扭头却发现杨哥不在身边。

我不敢大喊,生怕主动暴露了什么,赶忙穿好衣服,飞速地简单整理床铺,然后快步移到客厅的沙发上,开始假装玩手机。

脚步声停了,紧接着是翻钥匙的声音,钥匙插入锁孔,带动机括转动。然后门开了。

杨哥从门外进来,手里拎着豆浆油条。

“你小子怎么坐在沙发上?怎起这么早?没多睡会儿?不会是想溜了吧?”

我惊了一身冷汗,没想到是杨哥出门买早餐了。

杨哥知道我是北方人,喜欢早餐油条豆腐脑,所以特意到楼下的早餐摊,去买了两份。豆腐脑一份甜的,一份咸的。甜的是他自己的,咸的是给我买的。

他的细心,让我有些感动。或许这就是成熟男人的魅力吧,很多生活的小细节上,都充满了柴米油盐的人间烟火味。

2

吃完早餐,又稍微坐了一会儿,我决定回学校去了。中期答辩没剩几天了,论文还差很多进度要赶。近期还有几家公司要学校做招聘,我还要抽空做些面试的准备。

杨哥跟我一起下了楼,他要去机场接未婚妻,顺便送我去地铁站。

我有好多疑问想问他,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和理由。非常有默契,他一路上也沉默不语。我们就这样走在小区的路上,一前一后,不远不近。

小区的绿化很好,楼宇的间隙里,种了很多树,阳光照下来,透过交错的枝桠和重叠的叶片,筛出斑驳的光影来。

“好美啊。“我拿出手机,举过头顶,对着天空拍了几张树枝的照片。忽然调转方向,镜头对准杨哥,想要给他也拍一张。

杨哥连连摆手说不要,我只能作罢。但在收起手机之前,我还是偷偷拍了一张。

那是一张模糊的侧脸,因为只是瞬间的抓拍,杨哥的脸也被拉扯得变了形。但是我能认出是他来。这是我拥有的杨哥的第一张照片。

站在回学校的地铁上,我给那些漂亮的树桠加上滤镜,发在了朋友圈。

3

杨哥给我朋友圈点赞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他说在买菜做饭,这会儿才有空看看手机。

“真是一个‘贤惠‘的人。“我打趣地夸赞道。

“去你的吧。“

”我也想吃你做的饭。”

“以后我做给你吃。”

聊着聊着,忽然觉得心里像是被谁狠狠揪了一下。我有一种自己在做小三的错觉。虽然最开始我并不知道自己是这样的身份。

转念一想,杨哥和那个女的在一起,也并不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杨哥也想和她分手,可是她却死活不同意。

可是他们还是在一起着呀。不管实际情况是怎样的,至少从名义上来说,她才是杨哥名义上的另一半,而我只能是不见天日的男小三。

除非,杨哥真的和她分开了,我才能名正言顺。

乱七八糟地想了一通,结果越想越头痛。下意识地去摆弄手腕上的一串皮质手链,每次心神不宁的时候,我总喜欢摸摸它。

可是我却发现,手链不见了。

忽然想到,昨晚睡前我把手链放在了床头柜上,一定是今天早上惊慌失措地起床穿衣,结果忘了把手链戴起来了。

我赶忙发消息让杨哥帮我找,结果杨哥再三确认,说在床头柜上没有发现,甚至卧室、客厅、厨房、卫生间,整个房子里,都没有发现那串手链的影子。

难道是我记错了?或许是丢在了其他地方吧。

隐约觉得有些不安。

4

周一一早。边在食堂吃早餐,边等杨哥打电话给我。

想起第一次他给我打语音电话的时候,我还激动得跑到寝室楼的阳台上,结结巴巴好不羞涩。现在认识时间久了,每天上班打电话也成了常态,我也可以轻松自如地应对了。

这天好奇怪。饭都吃完了,杨哥的电话还没打来。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已经过了杨哥的上班时间了。料想他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所以不方便打给我。

从食堂出来,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电话突然响了。杨哥终于打过来了?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

没有多想,按键接通。

是一个女声。

我从没预想过,杨哥的未婚妻,有一天竟然会给我打电话。可是在听到对方声音的那一刻,我就认定了,一定是她。

事实证明,同志的第六感是非常准的,尤其是在感情方面。电话那头的第一句话:

“你好,我是肖玲,杨国光的未婚妻。”

肖玲的声音不大,也不尖锐,她的声音声调都是平常的,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温柔的,可是她的每一个字,每一段词,都如同排山倒海,通过电话线,从她的那一头,向我猛扑过来。

她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又为什么会打电话给我?他知道我和杨哥之间的关系吗?一连串的问题挤在脑袋里,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好,我是李游。你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啦,听老杨说,最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是个大四的小年轻。我想着来跟你打个招呼,认识一下。“

“……”

“哦对了,你们学校环境挺不错的。我们最近在拍婚纱照,正在找合适的场景。明天我和老杨想去你们学校转转,你有空做个导游吗?”

明天?明天周二是上班时间呀。转念一想,杨哥公司的老总是肖玲的爸爸,也就是杨哥未来的岳父。没有什么比女儿婚礼更重要的了。

懵懵地应允了,但忐忑的心,终于落了下来。虽然肖玲的电话来得突然,但终究她还是没发现我们的关系。也对,一个正常的女人,怎么会想到自己的未婚夫会是同性恋呢?即便是怀疑出轨,也只会把目标放在女人身上吧。

挂了电话,坐在图书馆的自习区,我给杨哥发了微信。

临近午饭时间,杨哥才回消息过来。

“怎么回事?”

“她给你打电话了吧?”

“嗯,你们要来学校拍婚纱照?”

我们的消息,以一连几句的问号开头。

原来是肖玲昨晚翻看了杨哥的手机,并且在朋友圈里发现了我的存在。我拍的那几张“斑驳树影”,肖玲一眼就看出是他们小区。

“这个人是谁啊?他也住在咱们小区吗?”

“一个朋友,在校学生,刚好他有事儿来咱们小区,我就请他来家里坐坐,喝了杯茶。”

杨哥并不知道肖玲给我打电话的事情,但他对此也并不意外。肖玲对杨哥的控制欲很强,每一个新增的微信好友,每一个手机里的可疑电话,肖玲都会逐一排查。

如果杨哥交了新的朋友,肖玲一定会主动认识对方。如果是女的,就当是宣誓主权了。如果是男的,就会选择加入两个男人之间的友谊。

至于明天来我们学校拍婚纱照,杨哥也是上午才接到的通知。这些事情都是肖玲一手操办的,杨哥服从安排就好。

5

我们学校在郊区,所以占地面积很大,足足有四千多亩。校园的绿化做得很好,两个大型人工湖,还有一排银杏大道。来学校拍婚纱照的情侣很多,尤其是在深秋时节,银杏叶变得金黄的时候。

当然,春夏交替的时候,银杏叶子绿油油的,也会有新人来这里拍照。例如杨哥和肖玲。还有一个影城的摄影师。

我曾经幻想过很多次,有一天杨哥可以来我们学校,看看我生活了四年的地方。我们可以给人工湖里的黑天鹅拍照,可以躺在图书馆的大草坪前晒太阳,在银杏大道人不多的时候偷偷牵手,最后再去体验一下学校食堂的黑暗料理。

没想到有一天,杨哥真的来了,更没想到的是,他身边还站着未婚妻。

肖玲穿着洁白的婚纱,温柔地向我招手。她长得挺好看,比照片里还好看。三十岁的年纪,看不出半点皱纹。一颦一笑,好似可爱少女一般。

一旁的杨哥,西装俊朗。他笑得很淡,默契地配合着肖玲的各种动作,拥抱,牵手,亲吻。

快门声咔嚓咔嚓,定格了杨哥和肖玲的幸福瞬间。我站在摄影师的位置,顺着镜头的方向。

忽然,心里咯噔一声响,我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脸上的表情,从假笑慢慢变成了惊悚。

肖玲的左手腕上,挂着一个皮质的手链。

很是眼熟。

—连载故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