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段感情经历

封面人物:微博@zoujituan邹集团
感谢授权 图文无关

 

作者🦄️阿鹿&啊淦

我是从高中的一个梦境中觉醒的,直至今日在圈子里进进出出摸爬滚打也有了七年之久,经历虽算不上丰富,但也有过几段刻骨铭心的故事。

今天,我专门挑出三段情感经历与诸位分享,分享啊淦伪装面具下不为人知的情感秘史。

1

“烟是奢侈品,就如同理想在生活面前一样奢侈。”

我是从高一暑假开始学会的抽烟,我人生故事转折的开端也是从高一暑假的一个梦境开始。

就算白驹过隙,岁月不居,七年前我醒来后的呆滞和迷惘依依旧跃然于眼前。

重庆的夏天总是溽热,即使每次冲完澡清爽出门,不出三五分钟汗液便覆盖全身各个角落,就像久坐后黏着在皮肤上的平角裤。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梦见他,梦里阳光正好,他坐在学校文化长廊旁的一颗黄葛树下的石凳上,静静地看着我,微风习习摇曳着树叶沙沙作响,阳光透过嫩绿的叶片,朦朦胧胧星星点点地打在他的脸上。

我也静静地看着他,一头干净利索的短发,高挺的鼻梁、锋利的薄唇,小麦色的健壮臂膀,彼时他温柔轻唤我的名字,“你来了?”“我来了。”我回应到。

梦醒后的几天我一直沉浸在那天恬静甜蜜的梦里,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梦见他。大概是一周之后,我发现我喜欢他,喜欢学校里发现我突然没在食堂吃饭时的在乎和关心;喜欢他拿出零食给我,劝我多少吃一点的宠溺;喜欢他在晚自习皱着眉悄悄叫我小点声的严厉。但心里还是惴惴不安,觉得这件事不能让他发现,我想我可以用一个暑假去适应我对他的喜欢,隐藏对他的喜欢。

9月开学,重回住校的日子,我和他一起到西政附近去买一些生活用品,顺便买一个日记本。一路上一如往常并肩行走,唯独不敢与之正视,害怕发现我眼神闪躲他俊朗的脸,害怕发现我急促的呼吸和绯红的脸。

东西买完,我第一次尝试性地问他想不想喝奶茶,他没有拒绝,拎过我手里的大包小包,我拎着奶茶返回学校。

在学校里,我每次洗内物时都尝试着问他需不需要帮他洗袜子、洗裤头,他也客气两句将换下来的内物丢进我的盆子里,那时我以为他能明白我的小把戏,看透我的心意。

11月是这段故事的最高潮,也是我跟他关系的冰点。我生日当天,中午专门向班主任以干洗冬天衣服的理由请假出校,到对面超市买空了货架上位数不多的德芙,再去西政附近买了礼物盒、星星纸、包装纸,想着和他一同分享我的生日。

下晚自习,我悄悄溜了班主任安排的夜跑,提前回到宿舍,将记录着我每天思绪的日记本小心放进礼物盒里,用德芙轻轻盖上,撒上亲手折的纸星星,封装好等待着他夜跑回来。

快熄灯时,大家都洗漱得差不多了,我到他宿舍将礼物盒递到他手里,简单说明理由便回到宿舍,焦急且兴奋地等待着。

大概凌晨1点左右,他敲开了我宿舍的门,将日记本塞还给了我,没有一句话,也没有一刻停留。

第二天,听他室友说昨晚他们宿舍炸开了锅,课间他拿着我送的巧克力到办公室献了殷勤。那天晚上起,他跟我时刻保持最长的间距,再没有一句关心和对话,没有一次给我内物让我帮他洗,我也离开了学校在外边进行艺术类培训。

高三最后一学期,重回校园生活,我本以为我能在校外将他忘掉,可我也只做到了在校外将他忘掉。一回到班里,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站在讲台,他也看到了教室门口的我,半晌憋出一句:“你回来了?”“我回来了。”

直到高考结束,我们也没有再说过几句。散伙饭上,班主任说高考之后大家都各奔东西,但也要常联系。的确,他走向了东,我奔赴了西。只是从那以后,我们再没联系过。

2

“酒,总是在我们生活的低谷喝下,不为解愁,只是为了麻醉自己,好继续生活。”

我住三峡头,他住三峡尾,我们共守这一江波涛汹涌,潮起潮落,却也迷失在情感浪潮里,相互撕扯。

他比我大一级,人不算好看,笑的时候会露出八瓣洁白无瑕的牙齿,是他唯一的特点。好在他性格很好,对我的生活有着无微不至的照顾,总是牢记我所爱吃的、爱看的、爱玩的。

高考之后大学开学前的那个暑假,我加入了学校的新生群,为方便在学校做自己,索性在加群的那一刻便直接出柜,他也是那一刻添加了我,以直男学长的身份。

那段时间他总是拉着我跟我描绘祖国西北版图的绮丽多彩,描绘五月飞雪的气候奇观,描绘大学生活的绚烂多姿。他说他要带我去那拉提赏塞外江南的风花雪月,带我去塔里木读胡杨树三千年不倒不烂的浪漫誓言,带我去吐鲁番盆地体验火焰山的热浪澎湃。

9月入学,我爸陪同我一块儿到学校报道,我早早便联系了他,刚进校门,正巧他在校门口负责迎新,几句寒暄后,他笑着露出标志性的笑容迎过我爸手里的行李箱,带着我和我爸办理各种入学手续。

入学第一个月在跌跌撞撞、懵懵懂懂中煎熬流逝,之后就是国庆节,刚好与古尔邦节相接,学校连着国庆和古尔邦节放了半个月假。

我决定回家,临走时他对我说喜欢我,希望跟我在一起,我心里满是惊诧,学长的直男形象如大厦倾塌。他见我满脸错愕,便也跟我出了柜,让我在假期里抽空思考一下。而我,也就思考了一下。

大一寒假,学长与我一同回家,见了父母、见了亲戚,以学长的身份。重庆的冬天潮冷,身上的衣物便是一整个冬季。

除夕当天,我们俩都醒得很早,一床被、两个人,看着彼此的眉眼和鼻唇,被子里的手脚开始不老实,地上的衣物自然又多了几件。春宵苦短不了解,可春朝速速三五分钟。他搂着我说喜欢我,我埋头在他怀里说知道。

卧室的窗户凝结着雾气,一时间竟然绝美得有些迷离。也许是温差的凝聚,也许是屋内火热气氛的痕迹。都说巫山冬天朝云暮雨,我从小到大都是重庆市区里长大,没到过巫山,没见过巫峡。但我想,应该也不过如此吧。

晚上,他陪我与家里亲戚在饭店共进年夜饭,无奈我是家里唯一的幺辈,我敬酒,他夹菜,菜没吃多少,人却醒在了家里客厅的沙发上。

我从大学开始正式喝酒,逃离了父母的管控和约束,在没摸清自己酒量的时候经常酩酊大醉,仪态尽失。

第二天,奶奶告诉我昨晚酒污翻尽,是学长一直照顾我到天亮,奶奶还说她不明白为什么能有一个男人在我酒醉后一直守候到天亮。

开学前夕,元宵佳节,华灯如昼,我和学长感情纠葛迎来终章。“我们分手吧。”我说,他一脸错愕的看着我,就好像他跟我表白时,我也一脸错愕地看着他一样。

他反复问他哪儿不好可以改,而我却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匆匆选了几个无理取闹又全是漏洞的理由搪塞。

爱一个人便是爱他的所有,厌烦一个人亦如是。他哭得梨花带雨,就像梅雨季节墙角的青苔,让我更加恼火,不留任何余地,找不到任何理由,单方面分了手,决绝到近乎绝情。

之后他多次想要跟我重归于好,多次被我冷脸以对,终心灰意冷相忘江湖,是老死也不相往来了。

学长喜欢我是真的,我是他的初恋,是他躯体和灵魂的落红。而我,七分薄凉,三分无情,酗酒到癫狂似的玩弄着学长,浑浑噩噩、不清不楚,到最后我竟也不知道跟他的甜甜蜜蜜是欺诈表演,或是酒后胡言。

3

“糖似乎是生活的奖励,喝了几杯茶,总希望能有一个糖在未来,这是生活的盼头。”

我和他的认识是戏剧性的,缘起于他口中所说的误加好友。

他是91年的熊,大二的暑假,微信突然有人添加我好友,加上聊了几句发现对方加错了人,他说要互删,我说认识也是个缘,不如留下还能聊个天。

接下来的几天我疯了一样跟他聊天,从加好友,到见面,再到确立关系,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如果说糖的甜蜜能打开多巴胺奖赏通道带来心情上虚假的愉悦,跟他恋爱也许就是弥补空窗期心理上的空虚。

跟他认识不久巧逢七夕,也正巧是他生日,不知道该送什么,我便以自己为礼。像极了烟雨濛濛里,把自己装进盒子当作礼物的何书桓。

也许是久旱逢甘霖,我对他的渴望如夏季瓢泼的雷雨,在酒店里我才知道在耳后的呼吸是我浪声迭起的娇嗔,才知道快活的同时也能大笑,才知道原来君王真的可以不早朝。他常拿种马自居,可旱地不嫌涝,只要他有休息,只要我有需求,可以累到他起不了床,乐到我需要扶墙。

夏季的雷雨来势迅猛,但消退得也快。这段感情最终也没撑多久。

9月我返校上学,虽有联系,但异地和时差还是让两团火迅速冷却,他每天忙于办公室繁文缛节的公文,而我也为课程论文四处田野调查奔波于天山南北,分别时信誓旦旦的“我喜欢你有3000公里”的壮丽誓言,也被秋天从乌拉泊来的大风,不知刮往何处。

久别胜新婚,我们再次见面是在寒假,屋外寒风萧瑟,屋内骄阳似火,只是苍白的浪言取代了温柔耳语。

“我们分手吧。”我蜷在他臂弯里试探着问,他侧脸看了看我问了句为什么,我紧紧依靠在他胸前没回答。他搂我更紧了些,自言说道似乎也感觉我不再是他生活的刚需,我说我会扎根边陲,他说他可能会选择结婚。我看着他,他看着我,两人无言相顾,彼此最后试探了对方唇舌尖上的生活百态,他吻得甘甜亦如初见。

4

距那段雷雨般的恋爱已经三年有余,我迟迟也未再寻得新欢。如今我没有了感情上的矫揉造作、恃宠而骄,选择只身在西北留守。

在圈子里兜兜转转七年了,我依然爱烟嗜酒,喜好甜口,可是那些陪我抽烟喝酒吃甜食的人,却已经都不在我身边了。

西北城市的风沙很大,就好像是对我在感情中作恶颇多的流放和惩罚。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却也慢慢习惯了这里的天气。倒也没什么不开心。

声明:本文系读者「啊淦」投稿故事,阿鹿做了部分改动。版权所有,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