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故事:我和老丁

同志故事:我和老丁

来源:也楼
来自:夏丞 的故事

原标题:“世界上只有一种性取向,叫心之所向

曾经有人和我说过,这个世界上有15种性取向,无论如何相爱就行。

14年的冬天,我初识了少年的老丁,这次的相遇为我的第二性向埋下了伏笔。

那个时候,我17岁,父母离异,和奶奶一起生活,有一个交往了近一年的女朋友,除了谈着不咸不淡的恋爱之外,剩下的日子就是没日没夜的混迹在网吧,是个不折不扣的网瘾少年。

遇到老丁的那一天是个深夜,我和朋友相约网吧通宵,在约定地碰头时,却意外地多了一个人,朋友说那是他初中的好友,因为好久没联系了,便叫上他一起同行。

随意的打了个招呼之后,我们仨坐成一排,玩起了游戏。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套头卫衣,还把帽子戴上,全神贯注地看着屏幕,我时而转过头看他,也只是看到高高隆起的鼻头。当夜,我除了喊他几句“开团、拿大龙、猥琐发育”,和老丁就无其它交际。

半夜,我便被女朋友的一通电话叫走了。所以我对老丁唯一的印象就是游戏打得不错,除此之外,我甚至连他的长相都没太记住。

大概过了一个多星期,我和老丁又在网吧相遇了,要不是朋友见到他在网吧的角落哒哒地按着键盘,主动和他打招呼,我都快忘了这个曾有一面之缘的朋友。

这次,我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番,他穿着条纹T恤、灰色运动裤,鼻梁挺拔,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更显皮肤白皙。

他站起来,与我们招呼了一声,我估摸他比我矮一点,175左右的样子,但是整体而言,是大多数女生喜欢的类型。

这次见面之后,随着打游戏的次数越来越多,我和老丁也逐渐熟络了起来。他在市一中上学,学习成绩还不错。那个时候的我还调侃他说:“怎么好学生也天天泡网吧的吗?”

他笑着说:“谁都有叛逆的时候啊,想冲破束缚。”

老丁喜欢打篮球,自从接受他的第一次邀约后,我的空闲生活除了网吧,便多了一项活动,就是带着女朋友去球场打球,每次打完球后女友都会拉着我们一起到球场边的小卖部,坐在长条的掉漆木椅上一人一瓶汽水,聊一聊各自在学校的趣事。

那时候,我虽与女友腻歪在一起,但总会不自觉的注视着老丁的一举一动,生怕他被我冷落。

虚度的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是15年的夏天,在一个热到融化的季节,我和女友的爱情也随之蒸发。原因是她要到外地上学,而我不能陪同了。

年少时的恋爱,无非就是互相看对眼,便牵起了对方的手,不谈未来,也根本没想过未来。而今,我们要分开很长一段时间,无法接受异地的她提出了分手,我没有挽留,也无所谓挽留。

一开始就没有期待与她厮守的我,听到“分手”二字时,内心竟毫无波澜,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我虽一点都不感到难过,哪怕就像是被蚊子叮咬的疼痛,也丝毫没有,但还是借此为由拉着一众好兄弟买醉了好几天,从不喝酒的老丁也陪同在其中。

没有了女友的陪同,我和老丁的日子更加快活。

那年夏天,伴着蝉鸣日渐消失,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朋友说老丁离家出走了,他妈妈在到处找他,想问问我能否找到。

听到消息后,我急忙给老丁拨去电话,电话那头,始终都是那句:“您拔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事发突然,我的心也跟着悬在了天上,生怕那叛逆的小伙发生点意外。我匆匆地穿了鞋,出门找他,平日里常去的网吧,我一家一家的搜寻,却一直没有看到他的半点踪影。

直到下午三四点,我悻悻的回到家楼下,只见单元门前站着一个背着双肩包的男人,鼓鼓的,像是要去远行,我一眼就认出了他,是老丁。

我很惊喜他的出现,也很意外,虽然我们之间已经很熟了,但他也只来过我家一次。这次出走,我没想到他会投奔到我这。

他见我出现,一脸傻笑。

“怎么不接电话?”

“坏了。”

“走吧,上楼。”

我没有多问,带他回到家中。

走进房间后,我去客厅给他倒水,水滴溅落杯面的声音越来越小,却隐约听到了屋内传来的哭声,片刻,变成了嚎啕大哭的哽咽。

我拿着水杯,小步快跑,赶回了房间,连在厨房做饭的奶奶也被他的哭声吓了一跳,赶来查看。

他坐在我的床边,哭的很用力,夕阳洒在他的身上给他镀了一层金光,和奶奶解释后,我关上房门,走到他身前抱住了他,拍着他的背,像在安抚一个受委屈的孩子。

保护欲在这一刻旺盛的迸发了出来。

待他停止了哭泣后,他才告知我出走的原因,说家里爸妈给的期望太高,他在家连空气都是压抑的,在网吧通宵就是他对父母最大的反抗。

年少时的想法总是荒唐而幼稚。

那个傍晚,他一直向我宣泄压抑已久的生活,直到天边的晚霞烧的像火一样,我才让朋友给他妈妈报了平安。留他在家住了几天后,他说想回家和爸妈谈一谈。

老丁走后,夏天彻底结束了。

这件事后,我和老丁的关系越发的亲密了。彼时,他已步入大学,大学城离家不远。每天下课,我都会去学校门口接他,然后回家吃饭、打游戏,偶尔也会骑着小电驴去远一些的地方吹吹风。

有次打完球,我载着老丁驰骋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一不小心,小电驴驶进了路边的绿化带,我们俩都摔倒在灌木丛中。

老丁那天穿着短裤,小腿和手臂都大面积擦伤,到医院做完检查后,护士给他的伤口消毒时,我只觉得心疼,皱着眉头站在一旁,不停的和护士姐姐重复着,“轻一点!”

老丁转头吸了一口冷气后,笑着和我说,“不疼。”

那一刻,我发现我喜欢上了眼前的这个男孩,不是对朋友的喜欢,是那种对爱人发自内心的保护欲。

可是,我不敢说出口,我竭力的控制着自己对他的感情,生怕自己成为别人眼中的异类。

但是,感情萌芽后,它便不受控制的疯狂生长。

15年冬天,奶奶在家煮了火锅,我叫来了老丁,酒足饭饱后,他说家里没人,便留在我家过夜。

老丁躺在我的身边,我无论怎么让自己放空都静不下心来,翻来覆去几个回合后,他打破沉默,“你怎么了?”

我犹豫半天,问他,“有没有想过要谈个恋爱?”

“想过。”空气再次安静。

我借着酒劲问他,“讨厌同性恋吗?”

他说:“全世界有15种性向,女也好,男也罢,只要彼此相爱就行。”

“和我呢?”

他默不作声,一动不动。

我豁了出去,补了句,“和我谈恋爱呢?”

空气凝固了几秒后,他凑过来亲了我一下,默许了我们的关系。

当晚,我俩睡意全无,面对面侧卧着,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我跟他说起第一次想要保护他,是他流泪的时候,到后来受伤去医院时我的心疼和着急,还有发现自己喜欢上他时的手足无措…….

他的手放在我的腰上,不停地画着圈,听到好笑的部分时,他还会大笑着缩着腰,头钻进我的怀里。

老丁说,“遇见我,是他最确幸的事情!”

至此之后的三年里,老丁成为了我人生中唯一的男朋友,和普通情侣一样,我们约会、吃饭、打游戏、打球。老丁很喜欢牵我的手,他不会畏惧别人的眼光,和他在一起时,我觉得我就是他眼中那个坚定不移的另一半。

寒暑假时我们还一起出门旅行,北海、四川、厦门,到处都遍布着我们的足迹。我和老丁说,我还有很多地方想去,他拉着我的手说不管去哪只要我在就好。

因为这份坚定,我和老妈出了柜,虽然父母早就没有干预我的生活,但我还是做好了被老妈责骂的准备,却不想老妈只是平静地说:“我没有一段完美的婚姻,也没有给你一个完整的家,现在你已经长大了,这个决定我不反对,但我希望你能找到一个像我一样爱你的人,就够了。”

那一刻看着老妈,我才发现,幸福不过如此。

19年3月28号,我和老丁分手了,没有狗血的剧情。

那天,他把我叫到家里,极其平静地说他不想再继续了。我没有问为什么,这次换成了他一股脑的说个不停,回忆着三年来的点点滴滴,说着三年前我和他表白的那个夜晚他有多么高兴。

坐在他对面的我,思绪回到了3年前分手的那个夏天,同样是分手,我却心如刀割。老丁后来说的话我什么都没有听进去,感觉时间过了好久。

他拉了拉我的手,我回过神后说了句,“好啊。”

便走了。

回到家后,我把所有游戏都卸载了,所有的游戏卡带和游戏机也被我打包放到了老妈家,同时打包的还有我和老丁的所有过往。

明明出柜时老妈是那么的平静,看着我一箱箱搬东西时老妈却哭了,我抱了抱她,就像当年抱老丁时一样,不停地拍着老妈的背说“没事”。

在这段感情里,我唯一后悔的就是轻易向老妈出柜,我很感谢老妈对我的宽容和理解,也很愧疚老妈的眼泪。

现在的我在一家策划公司工作,每天都在加班,回家洗完澡打开手机随便刷一刷很快就睡着了。

那些装着我和老丁青春的游戏,曾经倾注心血的游戏账号,因为长时间没有登陆,现在早已一文不值。

23岁的我不想再谈恋爱了,并不是我不相信爱情,相反,我觉得爱情是这繁乱世间最浪漫的东西。朋友总会宽慰我说,地球上那么多人,总还会遇到下一个。

可世界太大了,我不想为了所谓的浪漫再去跋山涉水,翻山倒海。

那个骑了几里的路,让冷风吹硬了脸的男孩,只是为了到学校门口接满眼都是他的爱人。

无论幸福,或是不幸福,那都是过去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