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讲人说:gay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主讲人说:gay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上周末难得清闲,独自一人跑去听一场关于LGBT人群法律知识科普讲座。出人意料的不仅是听众之多,更难能可贵的是,在北京王府井这样的市井繁华地,场地提供者几乎放弃了租金,以示支持。

01

开场寒暄后,主讲人开始进入主题。

“今天我所讲的其他内容,都可以认为是废话,但是这句话,我希望你们能记住,否则这一下午就白来了。”

言毕,幕布上赫然出现了“反对同性恋的人不是穷,就是傻。”

人群中随即开始出现稀稀落落的笑声,我前排的两名女生更是乐的花枝招展。说实话,这样粗鲁的一概而论,很难让我信服,心中更隐约觉得不太舒服。可转念一想,说不定只是一些热场的噱头,便又耐着性子继续听下去。

随着内容的逐步推进,主讲人开始越加频繁地推销他个人观点:“同性恋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群”,“同性恋婚姻不存在异性恋婚姻的那些问题”,甚至“异性恋婚姻就是罪恶的源泉”。这一系列带有强烈敌对情绪和人身攻击的观点开始在观众中炸开。

可能是刚好满足了一部分人的心理需求,听众的反应从刚开始的寥寥无几,被煽动得开始大声支持。对于LGBT相关问题的看法,也因此而愈加暴力、幼稚和自相矛盾起来。

我知道,这时候讲座的味道已经变了,于是收拾东西,默默离场。

虽然社会的大环境已经宽容了不少,但是不得不承认,作为性少数人群,在生活中,比异性恋多了一层心事和伪装,由此产生的心理压力,更需要通过互相支持与抱团取暖的方式来慢慢消解,这是人之常情,难以苛责。

但是,作为一个GAY,我却始终坚信,在这条路上,肯定自我并不意味着否定他人,更不是肆无忌惮地扯起自由与自我的大旗,将自己与他人进行区隔和分离。

主讲人说:gay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02

同性恋真的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群么?

之前【李澈学长】发过一篇《为什么许多优秀的男人都是gay》,作者从“幸存者偏差”的角度写了为什么大众会有这种认知。

那些敢于站出来承认自己是gay的,多数都是在学历、经济等各方面被主流社会认可的。他们有实力、有资本展现真实的自己。因为在他们看来,自己的性取向问题已经无法对自己的未来或前途造成任何阻力。

即使现有的生活环境有阻力,他们也有能力跳出环境,选择更适宜生存的地方,比如从小乡村迁居去大城市,比如从落后国家移民到认可同性婚姻的经济发达国家。

也正由于他们自己有实力,有权威,有话语权,他们的声音会被放大,能被更多人听见,能影响更多人。而那些弱势的、平庸的性少数群体的声音,就容易会被淹没,失去被倾听的渠道。

打个比方,苹果的CEO库克和我都谈如何找男友的问题,大多数基友会选择聆听前者的声音。

从媒体的角度讲,似乎也喜欢去宣扬优秀的gay。那些通过媒体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性少数,他们身上已经贴上了成功人士的标签,就拿出柜问题来说,媒体也喜欢择选在各方面都优秀的基友。

当然,这不能怪媒体。

先前的大众认知,对于性少数群体接受度极低,习惯将同性恋与“低等”、“变态”、“淫乱”等各种污名标签相联系,而以受教育程度高的基友,则有利于改变公众的刻板认知。宣扬他们,让公众知道,原来同性恋也可以是读书很厉害的、工作很努力的、感情很专一的。

选择优秀的、受教育程度高的gay来代表性少群体数,是同志标签去污名化的必要过程。

另一方面,从大的环境来说,中国的高等教育越来越普及。

社会对性少数群体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使得更多基友愿意公开自己的身份。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人会认为,宣传同性恋会使得同性恋越来越多。

其实,不是同性恋越来越多,只是先前的社会包容度太低,许多人藏在柜子里。而以“开化、开明、开放”为特色的大学环境,更有利于性少数出柜。

中国的高等教育普及是水,性少数则是水上的船只。

水涨船高的原因,使得人们发现性少数越来越多,尤其是以受过良好教育的基友最为突出。

主讲人说:gay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03

自1978年恢复高考以来,已经整整过去了一代人的时光。

少数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大部分人应该已经是社会的中流砥柱,甚至在社会中,可以调动相当的资源,有了足够强大的话语权。

如果同性恋真的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群,那同性恋问题也必然成为了一个很大的社会主流话题,绝不会如现在这般遮遮掩掩,谈虎色变。

同性恋不是一种与高等教育相关的“癖好”,更不是一种“疾病”甚至“变态”。这是一种自然的生物现象,自古以来便一直存在,同时也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任何一个阶层中存在。

古代有“分桃”、“断袖”和“龙阳之好”的说法,当代社会中,我也曾在看到相关报道,一部分同性恋者,也会选择在公厕等地点留下“暗号”来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我想,这其中,也有一些文化水平不是很高的人存在。

所以,请不要以简单的性取向为维度,去轻易评判他人。我很认同澈澈的一个观点,性取向不同只是性欲与爱慕对象的区别。这只是我们人格中众多标签的一个,性取向的不同,并不代表着教育程度、道德追求的不同。

我们都有着相同的喜怒哀乐,都要处理类似的人情世故,没什么不同。异性恋中当然有高素质人群,同性恋中也不乏各种渣滓,我们其实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