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丑的GAY有出路吗?

朋友可以算一位名媛,身高1米83,热衷健身,身材完美,长得也相当受欢迎。他注册社交软件的第一天,只上传了几张露脸的肉照,就收获了五、六百号粉丝。上次他来上海,我去接待,他预先说还带了一个人。不用他讲俩人什么关系,我大概也能猜到。

 

我构想了一下他男朋友的样子,应该也很美吧,大概也应该是八块腹肌那种吧,想到自己马上要和两个名媛一起吃饭,顿时感觉自己很贵。

 

“服务员,点菜,谢谢。对了,你朋友呢?”如同所有虚假的姐妹,一坐下来都要先摆出自己经常下馆子的样子,支唤服务员。

很丑的GAY有出路吗?

 

“就是他啊。”他指了一下身边的“服务员”。

 

好像我有点冒失了。但请原谅我的惊讶,他男朋友完全是站在我想象中的对立面。

头发出油、毫无造型不说,脸上还有好多痘痘、雀斑。出个门都不用BB霜的吗?胡子也邋里邋遢,牙齿也不整齐。往下看更不忍卒视。胸肌?不存在的。两个圆锥体在胸前晃荡,同时在警告我:“小心我的咪咪会开枪哦!”那肚子……大得就像生完这一胎就能立马解决中国人口老龄化的问题一样。

 

那顿饭是我人生中吃过的最尴尬的一次。我不知道该怎么跟朋友聊天,因为以我的性格,一旦开了话匣,就很容易恶语伤人。我只好假装很喜欢他男朋友的样子:“别客气,我跟XX都认识好多年了,你们相处挺好的吧?我感觉你人应该很好才对。”

 

事实上,朋友的丑男友一点也不好。

很丑的GAY有出路吗?

他们住的宾馆是我帮忙订的。不知道他几个意思,一到宾馆就挑三挑四,一会儿抱怨房间太小,一会儿说窗户不够大。怎样?窗户大一点方便你半夜跳楼是吗?一开门,倒头就往床上睡,说他累死了,对着我朋友发嗲,说他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200斤的身材你特么还要举高高?你当自己是即将要被屠宰的猪吗?

我站在旁边尴尬得要死,恨不得把他摁进马桶里冲掉。

 

下午他要睡觉,我便陪朋友去逛街。路上我直接冲他发飙:“你瞎了吧?找了这么个人?性格懒惰,脾气不好,身材极差,不讲卫生,没有礼貌,关键是,还长成那样!”我朋友的回答更气人,他说:“我也知道他身上有好多缺点,也不太喜欢他的性格,但长相是我的菜啊!抱着他肚子睡觉,我能变成一夜五次郎。”

 

这个名媛朋友让我第一次意识到,颜值超低的同志也有他的出路,哪怕丑得就像十个颜色混起来的橡皮泥,只要够自信,够拿自己当公主,似乎也能得到上位通行证。

 

我身边还有一个朋友,长得真的好可爱,压根不乏追求者,但他天天在朋友圈里抱怨说找不到对象。我起初以为是人家要求高,能入眼又能看对眼的寥寥无几,但后来听跟他相亲的人说,这个朋友对丑男有特殊的感觉。

 

要是每个外形不够出众,甚至有点丑的同志,都能像上面这两个案例里描述的那样,轻轻松松就找到完美对象的话,那么大家不会有今天这个困惑。我想,更多的同志,仍然面对着外形给自己的择偶、交友带来的压力。一些健身的朋友跟我讲,他们也抗拒运动,但为什么要健身呢?因为脸不够好看,只能在身材上努力一下,才好吸引更多人的注意。

 

颜值这个东西有标准吗?其实是有的。

很丑的GAY有出路吗?

尽管不同的人,会偏好不同类型或具有不同特征的潜在伴侣,比如说有些喜欢高高瘦瘦的,有些喜欢圆圆脸、可爱型的,有些喜欢壮汉,但在外在审美方面,同志的共性要比分歧多得多。

判定一个男生好不好看,无非就那么三个潜在的心理标准:对称性、面部五官的平均尺寸和分布状况,及胡须旺盛、下颚强壮等显著特征。

 

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在大多数的择偶行为中,同志从潜在伴侣身上最先注意到的一个特质就是外表是否有吸引力。话讲得再腹黑一点,同志亚文化深刻地阐释了什么叫社会达尔文主义,尽管不涉及基因传递,但人丑就是没人要,进而被圈子淘汰出局。

 

同志对颜值的追求与执着,在今天视觉文化的背景下,加上市场商业价值催生的物化需求、媒介的助推扩散、现实生活的循循善诱等共同作用,得到了巨大的强化,以至于当你在社交软件上看到一个大胸肌男的美图,你会不由自主地以为,这个男生个性好、社会地位高、事业有成、朋友多、不缺追求者。大家口口声声呼唤的优质男生,无非只是长得好、身材好而已。大家只是关注到了,颜值背后的虚拟身份象征,实际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大有人在。

 

我在微博上关注过一个名媛,大家都夸他为“男神”。有一回这个男神发了一张他正在看书的照片,下面好多人评论,说“真优秀”“好认真”之类的。但我放大那本书一看,才知道他看的那本书,是驾照考试参考书。

很荒诞吧?

 

德国著名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认为,这是一个世俗化的时代,是一个除魅的时代,是一个工具理性替代价值理性的时代。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当今时代的人,已经逐渐接纳和认同消费主义的世俗观和物欲主义的价值观,而不再关注生命意义本身,进而在当下的生活中更热衷于追求一时的感官体验和视觉享乐。

一旦人们从理想中找不到动力与激情,便会将自我装进一个小小的、封闭的盒子里,既专注于建构自己的外在形象,同时也挑剔着别人。似乎拾掇自身的外形,用SK-II给自己泡脚,就能获得最大的精神安抚,而这却刚好折射出了人们内心的浮躁和心灵的空虚。

很丑的GAY有出路吗?

 

如果你认同消费主义,羡慕着那些拥有漂亮甲壳的空心人,并不认为外界出了问题,那么颜值超低的你,再不抓紧时间改变自我,不健身,不美容,我认为你是没有出路的。认同规则而不顺应规则的人,Game Over是注定的。

 

如果你并不觉得颜值会影响你的人生,那么应当坚持自信下去,不要学别人。丑是别人说的,自己是看不见自己美丑的。镜子用来干嘛?是用来自我怀疑的。

一个人觉得自己都长得丑,一定是他听了很多外界的负面评价,或者在求偶过程中因为外形遭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精神打击,才会开始照镜子,自我推翻:哦,原来我这个样子,叫丑。假如你不听、不信别人的话,镜子对于你来说,不过房间里的一道装饰罢了。

 

我长得也不好看,或者说,我是那种freestyle,不在名媛之列。我爱上的人呢,也都不在名媛之列。我从来不相信照片,我更相信面对面时,对方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来的智慧与秉性。很多人都说“我要真心找对象”,那么说这话的时候,你就要意识到,外形对你来讲,不如“真心”来得更重要。

 

李银河曾回忆王小波,说他们俩谈恋爱时,她自认两人都是长得不好看的人,但爱情不只存在于美女帅哥之间,两个不好看的人也会有深沉缠绵的爱情。所以回到最初的问题上,颜值超低的同志有出路吗?我的回答是,任何人都有未来,任何人都可以放手去爱,但前提是,如果爱,请穿过皮囊看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