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十年不分手的同志 他们是这样做的

同居十年不分手的同志 他们是这样做的

「他让我在很多瞬间觉得,他一点都不爱我。」同居在一起不过一个月的小可倾诉,「我一直记得今年国庆我们出去旅行时,他充满爱的眼神。但是同居之后,他某个瞬间突然暗淡的目光,和一些只考虑他自己的行为,让我觉得他一点都不爱我。」

对于一个从未有过同居体验的人来说,同居应该是美好的,应该有「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后终得一人」的满足感。

对于一个有过短暂同居生活的人来说,同居大概会是一种「磨难」,它强迫我们看见爱情中所有不光鲜的存在,是一个把美好砸碎的过程。甚至于,很多人希望自己处在恋爱关系中时,仍能一个人生活。

其实,我们不切实际的幻想,或是惊弓之鸟的态度,只是因为我们还没真正经历过。这次,我们找到了一对同居10年以上的夫夫

看看同居10年之后的他们,对方在自己眼中会变成什么模样?

「他小我九岁,在我眼中永远都是少年」

故事讲述人:大耳

「我现在还是很迷恋他,每天晚上12点洗漱之后,我们都要在床上嬉闹一会。我会主动抱着他,他像个小猫一样趴在我的怀里。起初我们只是言语间的打趣,后来会因为某一方的『言语挑衅』,而变成肢体间的嬉闹。13年如此。」大耳在讲述这段「睡前时刻」时,声音里充满了温柔。

恋爱13年真的一直如此吗?
话语中坚信自己感情一帆风顺的大耳,慢慢地开始「揭发」自己,袒露了一段因为自己冲动而引起的「感情事故」。
记不清是在拥挤的地铁,还是人流穿行的商场,大耳男友在众多陌生人面前纠正了大耳的一个口头语。
在不合时宜的场所的纠正,让大耳觉得不被尊重。更重要的是,恋人之间不恰当地纠正,会让人误以为是「嫌弃」,至少大耳是这么认为的。
大耳带着不悦回到了家,但这一路上他都在掂量着两个人的优劣势,结果发现一路败溃,越想越绝望。
同居十年不分手的同志 他们是这样做的
那一年,男友25岁,大耳34岁,年长他9岁,年龄是劣势;男友个子高挑,身材有薄薄的腹肌,长得也很帅气,对此大耳自行惭愧,外型是劣势。最后,连他唯一一颗可以平衡天平的「砝码」——不错的收入,也因为男友从事IT行业,在几次跳槽之后,优势也变得捉襟见肘,甚至被超越。
人过三十,只相信手里握着的东西。当天平最后一颗砝码也被拿走时,那些自己付出的「贴心」「宠爱」以及「生活的重量」都似乎一同被打散。大耳觉得那个从大学慢慢走入社会的男友,面前有了更多的选择。而对方纠正口头语这件事,就是嫌弃的征兆,就是准备抛弃他的信号。
回到家再争论后,大耳带着怒气、带着无奈,也带着一份「要分,那就分吧」的主观猜测,给了男友一个耳光。
男友满脸写着吃惊,然后跑进卧室把自己锁在屋里。
在巴掌落在男友脸上的时候,大耳突然清醒,开始恐惧对方的离开,便站在门外一边求他开门,一边和里面的人一起流泪。
在大耳口中,男友是一个性格温柔、很容易融入环境且懂得迁就的一个人。大耳说,「每一次吵架,不论谁对谁错,他都会主动地想方设法来缓解。有一次是我做错事情,他就躺在床上,张开双手撒娇地说,『快来抱抱我,你是不是生气了?』」
这一次,男友仍做出了让步。
在大耳坦诚地自省后,男友选择了原谅,甚至还给予了大耳温暖。大耳说,「平时晚上我们都会抱着睡觉,那天好像抱得更紧。」
这一记耳光,险些毁掉了这份感情,但也阴错阳差地加固了这段感情。
「看到他的态度,我才发现原来他很珍惜我,这让我在这段感情里不再『自卑』,终于可以轻松地面对这样一位优秀的男友。这也让我第一次有了一家人的感觉,并坚信会越来越好。」
大耳对这段感情的坚信,从他的选择中就能发现。
2012年,两人一起在北京买房,但房产证上不能写他们两个人的名字。大耳就只写了男友一人,私下也没有任何的协议,只玩笑地说了一句,「哪一天你要是把我甩了,我什么都没有了。你又高又壮的大姐夫再把我赶出去,我就无家可归了。」玩笑的背后,是大耳对这份感情的笃定。
大耳对这份感情还有更多的期待,他说,「想帮男友在他『油盐不进』的父亲面前出柜,然后再去新西兰结婚。我从来不追求仪式感,但这是唯一想要的仪式。」
生活的幸福升级,要靠时间的慢慢累积。不急于求成的大耳,依旧踏踏实实地享受每一天:男友下班回家,大耳窝在沙发里一边看电视,一边幸福地给男友捏脚。
同居十三年,在大耳眼中,曾经那个刚毕业惹人心疼的男孩,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发着光的少年。因为小大耳九岁,所以男友永远都是「少年」,且一直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