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男子出演同志老师,同志浴室里要求全脱掉

中国台湾婚姻平权通过后的第一部同志电影《我的灵魂是爱做的》日前在海外影展放映受到许多好评,小编荣幸能够专访去年凭《我的灵魂是爱做的》一片入围第56届金马奖最佳新演员的邱志宇,和我们分享这部电影的拍摄感想和秘辛,快来看这名大男孩如何演绎爱上有妇之夫的同志老师吧! 
台湾男子出演同志老师,同志浴室里要求全脱掉
(图/邱志宇IG)
1. 你和剧中角色Kevin的感情观是否接近? 
年轻时和Kevin的感情观一样,不管对方是否有钱抑或什么身份,当爱情和面包冲突时,我一定选择爱情。但现在不一样,多了许多要考量,如:这个人是否适合你的家人?是否值得投入这段爱情?我是否能接受一个人进入生活?这些都是长大之后新的体认。
台湾男子出演同志老师,同志浴室里要求全脱掉
台湾男子出演同志老师,同志浴室里要求全脱掉
(图/邱志宇IG)
2. 在演出同志浴室之前,是否实地做过「实地调查」? 
没有。不过有和另一名演员张晋豪先在其他温泉坦诚相见过,因为我是没办法接受自己全果的人,就连在家也一定衣装整齐,再加上怕演出时会尴尬,所以事先和导演提出这样的要求;至于对对方的身材是否有印象,我没有看那么细。
台湾男子出演同志老师,同志浴室里要求全脱掉
台湾男子出演同志老师,同志浴室里要求全脱掉
台湾男子出演同志老师,同志浴室里要求全脱掉
3. 为果戏做了何种准备? 
现在想起来,十分感谢导演现场的逼迫和责骂。印象最深刻是有一次被叫到厕所口头修理,让我相当委屈,虽然合约上注明演出床戏时需要宝贝套,但为求演出真实,导演依旧把我骂到臭头,无奈之下,我和导演商量后毅然决然把宝贝套撕掉继续拍戏。
4.《我的灵魂是爱做的》入戏最深的一场戏? 
在校园内被公审的那场戏,因为当下状况很特殊,有一方帮你说话会觉得很感动、另一方却认为“为什么同性恋可以当老师?”再加上那时候怀疑自己有爱滋,却又尚未确诊,因此没办法也没能力向大家证明「我没有」,所以这场戏隐含了很多情绪,也让我了解“一个被霸凌、一个不被别人瞭解的人是多麽委屈”。  
台湾男子出演同志老师,同志浴室里要求全脱掉
台湾男子出演同志老师,同志浴室里要求全脱掉
6. 这次演出同志教师一角,妈妈的想法是? 
从我最初和妈妈说接演了《我的灵魂是爱做的》,她的反应从一开始护家盟的发言,到现在想法已经慢慢改变,甚至会和我说“男生跟男生、女生跟女生谈恋爱,他们也没有伤害别人,好像也是可以。”这让我相当欣慰,也很开心因为演了这部电影,将理念和概念传达给妈妈并让她能了解“爱不分性别”。原本因为不知道会全裸到什么程度,所以不太敢带妈妈看,但看完这部电影之后相当喜欢,所以一定会带她去看。
7. 一句话推荐《我的灵魂是爱做的》
如果你是同志,我希望能透过这部电影看到你人生的成长故事,就算只是Kevin的某一段经歷让你能够投射都好;若观众是异性恋,那我希望他们能够用更多的包容及同理心,去了解其实同志并没有他们想像中的可怕,也希望他们能因为这部电影而更喜欢同志族群。
转载请注明来自江苏同志|聊天室|江同|交友|导航|社区-同志公益网站,本文地址:https://www.ntainisi.org/38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