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同志故事:为你,我选择了晚婚…

来源:也楼

故事来源:诗瑀 主播:朔朔 主编:也楼

前言:

认识他的那个夏夜,我对他说,不论这段感情能持续多久,谁也不要和对方说对不起。

可是最后,他还是说了对不起。

正文:

南京下大雨了,早晨起来,我收到了一条来自他的短信。

“我离婚了!”

简单的四个字,却让我心事重重。

我没有回复,关掉手机,沉默了一会儿,倒了一杯水,坐在阳台上,看着南京淅淅沥沥的小雨,耳边传来熟悉的音乐《晚婚》。

有句歌词说:“我从来不想独身,却有预感晚婚,我在等世上唯一契合灵魂……”

我闭上眼睛,一幕幕与他相关的往事匆匆闪过。

16年9月,我大二,坐着K1331次绿皮火车从银川赶回南京。列车在太原站调换车头,停站后,我打开软件,看着附近的人,突然被一个样貌帅气的兵哥哥头像吸引。

点开他的主页,发现故乡是银川,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和他打了招呼,“嘿!你是银川的?”

天公作美,他也正看着软件,“嗯嗯,你呢?”

“我也是,好巧。”

“你在K1331上?”我问他。

“不在,我在K1332上,从洛阳回银川,退伍回家了,你呢?。”

“我去学校,今年大二!我在K1331上,从银川到南京去。”

“你在几号站台,要不我去找你?”他突然问我。

“3号站台。”我看了看车窗外的行人,试图寻找他的身影。

“咱们离的挺近的,我在2号,要我去找你吗?”

“行阿,换车头至少要两个多小时你来吧。”

我走下车,假装散步,在站台里四处走动,不一会,一个身高175,皮肤黝黑的男生朝我走来,他的背极其笔直,走路端正,明显是个军人。

我走上前去,“我是刚刚软件上和你打招呼的。”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嗯,看得出来。”

聊天中得知,他是银川人,大我五岁,大专毕业后去部队当兵,今年刚好退伍。

我们站在站台,他看着我,我看着他,聊了一会儿,“我在部队第二年的时候,基本上就油了,经常会找各种借口躲拉练。”

我看得出他这是没话找话,心里想着,把你能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阿,谁家还没个当兵的亲戚,还躲拉练,你咋不上天?尽管我的内心是影帝的样子,但嘴上还是附和着:“那你挺厉害的。”

我们相对无言,只能看着对方。

不经意间他摸了我一把,说,“有蚊子。”

我顺势拍了他一下,“这才是真的有蚊子。”

他挠挠后脑勺,痴痴的笑了一下。

没多久,他突然有些害羞,脸微微泛红,欲言又止,终于,他拉着我到角落边上,“太原有好多好玩的地方,还有好吃的,要不然我们在太原呆两天?”

我没有多想,直接答应了他。

现在想来,真羡慕年轻的自己,无知无畏,所以也少有遗憾。

我们各自回到车上,拿着彼此的行李,而后从太原出站。

来到市区时,天色有些暗了,他选了一家酒店式公寓安顿了下来。

“我订了四天的房哦,我们可以慢慢玩了。”

我一脸震惊,“为什么要玩那么久?”

他脱口而出,“因为我不想和你相处一两天就异地恋啊。”

我受宠若惊,但又觉得两天与四天并没有多大的差别,问道,“难道你已经计划好了?”

他得意地将手机立在我的面前,“呐,你看,我刚刚在出租车里就做好攻略了。”

我一时竟哑口无言,心想,这才认识不到短短几个小时,就受到了三次爱情的冲击波。

当晚,我简单的洗漱后,便躺下了。

黑暗里,他像一只饥渴的狮子喘着粗气,双臂环住我的身体,紧紧的抱着我,亲吻额头,脸颊。

我们拥吻在一起,他的手顺势而下,我预感到大事不妙,抓住了他的手,捧着他的脸说:“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

我摸摸他的头说:“嗯嗯,知道就好。”

他立刻平复内心的骚动,开始挠我痒痒,直到凌晨两点,我才在他怀中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醒来时,太阳高高的照着我的屁股,而他早就准备好早餐,整装待发。

我不急不慢,起身洗了个头发,而后接过他递给我的面包,走到阳台。

他抱着我,让我坐在他的大腿上,我们在三十四楼俯瞰整个太原城,房屋鳞次栉比,他凑到我的耳旁,“诗瑀,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啊?”

我反问他:“你说是什么关系啊!”他把头埋在我背后,用力的蹭了蹭,我知道,他害羞了。

那天,他本计划着下午去悬泉寺看看,但我实在懒得走动,便提议好好休息一天。

隔天清晨,我们去了晋祠,一个将南北园林融会贯通的古建筑群,清雅秀丽又不失庄严,他一边走着,一边细细地与我讲解,构建理念,历史文化,园林的设计,他都讲得头头是道。

我忍不住夸了他几句,“现在的你,整个人都闪着光,你知道么?”。

他得意地扬起头,这才暴露出了右耳的耳机,原来,他在上厕所的间隙偷偷地买了景区的录音机,现学现卖。

在太原的第三天,我们一同去了博物馆、青龙古镇、祈福寺,傍晚,还去了万达逛了逛。

我还记得他跪在神明面前,双手合十的样子,很是虔诚。从祈福寺出来时,天已经暗了,回去的路上,我问,“你许了什么愿啊?”

他先是不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啦。”

他固执地纠缠道,“就告诉一个人,没事的。”

这时,他才说,“我祈祷你能成为我的爱人。”

我不知如何回答,大步朝前走去。

回到酒店后,他让我下楼帮他买点零食,我没有多想,也不好意思拒绝,果真下楼买了些吃的。待到我回到房间后,他穿着军装,站在花瓣围城的爱心中央,而后单膝跪地,“诗瑀,我很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他打开戒指盒,正是傍晚时分我们在万达看中的戒指。

我没有拒绝,伸出手,让他帮我戴上。

当晚,也是我们在太原的最后一晚,一直到夜深,我们才在凌乱的被窝中睡去。

隔天醒来,我们便分开了,他回银川,而我戴着他送的戒指,也带着他的挂念回了南京。

回到南京后,我们天天保持通话、视频,谈天说地,胡扯瞎扯,他汇报着他的一举一动,我叮嘱他的一丝一毫。时间一长,他好像厌倦了这样的恋爱,从他第一次拒绝视频时,我就察觉到了他的变化。

17年元旦,我没有收到他的消息,午夜时分,我给他发去短信:最近一周,你都比较忙,可能不能及时联系我,其实情人间的信任很简单,只要你说我就信。

隔天,他才回说:抱歉,最近有点事,等你放寒假回来再陪你。

看到他的消息,我的疑虑瞬间烟消云散,转为期待,期待着过年与他相见的那一天。

转眼到了寒假,抵达河东机场时,他来接我,还带着我们共同的戒指,只不过无名指也多了一枚戒指。

我试探着问,“无名指怎么戴戒指啦?”

他挠了挠头说,“我妈给了我一个戒指,刚好无名指合适。”

我没有多想,沉浸在久别重逢的喜悦当中。寒假期间,他每天都来陪我,直到深夜,才依依不舍地将我送回家中,直到除夕前后,我们才鲜有见面。

大年初四那天,我和几个圈中好友到金凤万达吃饭,忽然,他朝我迎面走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的女人。

她上前挽住了他的胳膊,亲昵地将头靠在他的肩上。

我本打算与他招手,手抬到了半空,愣了愣,看着他嬉笑着走过。

朋友告诉我,他结婚了,那个女的就是他老婆。

我的脑子瞬间嗡嗡直响,甩下朋友,独自走了。

当晚,他打来电话,说想见我一面。

我没有拒绝,到了唐徕渠的桥头上。

他一见到我,便紧紧地抱住我,我没有推开他,听着他的喘息。

“什么时候的事?”

他小声地说:“元旦那天。”

“为什么不告诉我?”

“怕你生气,更怕你难过。”

我没有说话,转身离开,而他,久久的站在原地。

后来,从朋友那听说,他的婚姻生活并不愉快,小吵小闹更是家常便饭,有时甚至半个月都不回家半次,他的妻子先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后来也看开了,索性各玩各的。

我没再见过他,也不想再见他。

年轻时的自己以为圈内的爱情,就是两个人一起慢慢变老,共同承受着晚婚的压力,待到年纪渐长,也就没人过问你的婚姻了。后来才知道,傻子才相信爱情,那些抵不过世俗压力的,早就偷偷的结婚了。

杯子里的水已经凉了,我再次打开手机。

回复他的短信,“恭喜你,自由了。”

“那我们?”

“祝你幸福!”

——完

转载请注明来自江苏同志|聊天室|江同|交友|导航|社区-同志公益网站,本文地址:https://www.ntainisi.org/473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