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十年后再见,他愿意为我

以下文章来源于晓毅,作者晓毅

1.

谢轩和阿伟再见面的时候已经是十年后了,此时谢轩已经满了29岁,至于阿伟,应该是34或者35左右了。

具体是多大,谢轩并不知道。

见面当天刚好是周末,约着碰面的商场里人满为患,谢轩找了好几个喝水的地儿都没有位置。

“你到了吗?我现在还在找停车的地方。”阿伟发来消息。

“我到了,在找坐的地儿呢,人太多了。商场停车场已经停满了,我刚开车进来的时候都已经快没位置了,你最好在外面附近找个地方停吧。”

“行…我找找看。”

兜兜转转20分钟,谢轩终于在商场里找到一个有座的地儿了。

“漫咖啡2楼,来这边吧,有一桌人快走了,我现在正在旁边等着呢。”

“行,我马上到,你要喝什么我来点。”

谢轩没回,眼睛只是继续滴溜溜地守着旁边的这桌人,准备等他们一起身就立马扑过去。

五分钟后,阿伟的电话来了。

“我现在吧台,你要喝什么呢?”

“额…要不你先上来吧,一会儿我下来点。”

“不用,我都已经开始点了,你想喝什么呢你说。”

“果汁就行。”

“有特别想喝的味道吗,没有的话我就随便给你点了哟。”

“无所谓的。”

“那给你点猕猴桃的,可以吗?”

“可以。”

2.

谢轩坐在凳子上忽然有点紧张,这个自己十年前曾喜欢过的男人,这个曾经对自己并不太在乎的男人,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呢。

“不好意思,来晚了,久等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谢轩抬头,看见了那张十年未见的脸。

“没关系,我也就刚坐下。”

“周末人太多了,停个车好麻烦。”

“是,我刚也绕了好几圈…”

“这里似乎不能抽烟。”阿伟瞟了几眼周围说。

“应该不行,这里是室内…”

“好,那我就不抽吧。”

谢轩盯着阿伟刚从烟盒里掏出的烟,思绪一下子被拉回到十年前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个时候谢轩刚上大一没多久,一天晚上在学校外面的网吧上网,在同志论坛里碰到了阿伟。

两个人加了qq看了照片后,双方都很满意,于是就约了起来。

“我来你们学校外面开个酒店吧。”阿伟说道。

“行,开个便宜的吧…太贵了,我给不起钱。”

“不用你给钱,你以为谁都和你们学生一样呀,开个房还AA。”

“哈哈,那好吧,谢谢你的体谅。”谢轩在电脑屏幕前笑着回道。

阿伟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已经快晚上10点了,穿着一件灰色的短袖,一条黑色的运动短裤,白球鞋。

谢轩看见阿伟本人,心里乐开了花:这完全就是我喜欢的样子呀。

两个人对视了几眼,心领神会地一起朝酒店的方向走去。

事了,两个人疲倦地躺在床上休息。

阿伟一口又一口地抽着烟,烟圈很快就弥漫了整个床的上空。

抽烟真的这么有意思吗,谢轩睁着青春水灵的大眼睛天真地问道。

“有意思呀,烟是男人最好的朋友。”

“不懂…但是我觉得你抽烟的样子好帅,好迷人。”

阿伟笑笑,没说话,只是转头朝谢轩的嘴上亲了一下。

烟丝的味道混进了谢轩的嘴里,谢轩觉得很有荷尔蒙的气息。

3.

“都好多年没见你了哟,你成大人了。”阿伟看着谢轩,意味深长地说。

“都10年没见了,肯定成大人了嘛…10年前我还是个孩子,现在都可以当孩子他爸了。”

“你是长大了,我是变老了。”

“没觉得,你看着还是挺年轻,挺帅的。”

阿伟脸上笑得很开心,说道,晚上你想吃什么呢,这个商场吃的很多。

“我晚上不想吃饭,中午和朋友吃火锅吃太饱了。”

“还是吃点吧,这么久没见你,好歹一起吃个饭。”

“…那一会儿我们晚点看吧,主要是我现在还没饿。”

“行,那我们在这里多坐会儿。”

和十年前相比,现在的阿伟对自己要热情很多了,至少社交礼仪上是这样。

还记得最后一次和他见面,是在快临近大一寒假的时候。

谢轩出去外面兼职,下班太晚,回不了郊区的学校了。

给阿伟说能否借住一晚,阿伟说可以,但是要等到自己打麻将回来后才行。

那天晚上谢轩在阿伟家楼下等到12点半才看到他的身影出现,阿伟见到他什么话都没说,就做了个让他跟着自己的手势,然后两个人就一起回了家。

阿伟不知道,谢轩下班后急匆匆跑过来还没来得及吃饭。阿伟家附近的饭店物价又太贵,他吃不起,所以就饿了一晚上。

两个人洗漱完之后,躺在床上。阿伟把灯一关,手开始往谢轩身上摸索。

“今天我不想…我太累了干了一天活…改天吧。”谢轩一股寄人篱下的口吻。

“但是我今天想…”说完就把谢轩整个人翻了起来。

“那要不今天我做1,你做0。”

“不行…小屁孩儿还学会讨价还价了。”

谢轩只记得那天晚上自己很累,又饿又累。不仅是身体累,还是心累。

那种寄住在别人屋檐下没有话语权的累。

4.

“这家的蟹黄包是招牌,我给你点两个你尝尝吧,它里面的蟹黄全是营养,你不饿,但吃两个这个也不会撑。”

“行呀,可以。”

“这里面吃的这么多,但是你今天和我客气,晚上回去饿了,可别怪我。”阿伟点完包子后,看着谢轩嗔怪地说。

“哈哈哈,谢谢你今天的招待,主要是今天真没饿。如果饿了,我肯定不客气。”

两个蟹黄包上来了,还有一笼小笼包,这是阿伟的。

谢轩吃不习惯包子里面的蟹黄,吃得眉头紧锁。阿伟在一边看着直笑。

“我第一次吃也和你一样的表情,第二次来吃就觉得好吃了,主要是有营养,所以你就吃下去吧,别浪费,哈哈哈。”

谢轩瞟了一眼桌角的菜单,蟹黄包58一个。

真贵。

大一下学期,谢轩曾对阿伟表示过想和他在一起的想法,可阿伟很直截了当地说两个人不合适。

谢轩追问到底是哪里不合适。

阿伟说,你还在读书,我已经工作好几年了,双方的想法、身份、经济水平这都是差距。

谢轩那会儿其实并不太能够真正理解这句话,只不过从阿伟与自己大半年的相处,他一直隐隐地觉得阿伟并没有把自己和他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看待。

阿伟看他的感觉,就好像是,领导看员工,或者老师看学生,是从上往下看的。

而阿伟开始平等地看待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呢?应该是在谢轩毕业5年之后。

谢轩不记得他和阿伟不再联系是从大二还是大三开始的,反正再联系的时候,自己已经毕业快5年了。

那天两个人忽然在qq上聊了起来,紧接着又加了微信聊,基本上两个人都各自把双方失联的这几年自己的发展轨迹给整理了一遍。

谢轩知道阿伟谈了几任男朋友,分分合合,现在又是单身了。

阿伟知道谢轩毕业后工作发展得很好,开了个小公司,买了车,买了房。

两个人相约再见,于是就有了这次会面。

谢轩还记得那次聊天结束的时候,自己问阿伟,如果再和自己约,他能不能做0。

阿伟当时说可以。

谢轩意外又觉得惊喜,但内心转而更多的感觉却是,自己终于有底气和资本被平等对待了。

5.

两个人一起去的停车场,阿伟看见谢轩上了他的奥迪A6才转身离开。

谢轩的车在20分钟后开在了三环的高架上,窗子打开,风呼呼地吹着他的脸。

微信来了,是阿伟的。

“保重,以后多联系,下次再约。”

谢轩想了半天,伸出手回了一个字,嗯。

除此之外,似乎也不能也没有办法可以回更多的内容了。

已经十年了,谢轩还是只知道阿伟叫阿伟,不知道他真正的名字是什么,更不知道他的年龄是多大。

阿伟这个名字还是那年在qq上阿伟告诉自己的,然后一直记到今天。

阿伟也没有问过谢轩叫什么名字,一次也没有。

当然,这或许并不重要。

这十年,两个人都变了很多,从毛头小子变成了成熟稳重的大人。阿伟是,谢轩也是。

10年前在那个酒店的床上,谢轩当时确实被阿伟迷得不知所以,觉得他好帅好诱惑。

可今天再见,已经泛不起任何波澜了。

当年阿伟说两个人不合适,身份、经济、想法有差距。

可今天,这些东西似乎都已经贴合了,甚至谢轩都超过他了,可两个人仍旧不可能就归在一起。

这世间有多少人是这样呢,曾对某人心动过,被对方嫌弃过,双方失联后又相遇重逢。

虽然再见时自己已经比以前好了很多,拥有了很多,可是曾经激动的感觉却再也找不回来了。

双方连对方真实的名字、年龄、工作都不知道,但是双方却彼此拉扯了十年之久,甚至还会更久。

但再久,也终究可能还是陌生人,最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这个人的出现有意义吗?

或许有吧,毕竟见证了自己的种种心路历程转变,也见证了人在不同阶段的欲望和表现。

如果把十年前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对调,自己和阿伟的剧情会怎么走呢?十年后的他们还能像今天这样坐下来聊天吗?

没人能知道。

再说,这世界可没有如果二字呀。

转载请注明来自江苏同志|聊天室|江同|交友|导航|社区-同志公益网站,本文地址:https://www.ntainisi.org/475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