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遇到老李G网友,我在旁边很尴尬!

阅读文章前,收听李先生的歌曲:《至少还有你

欢迎收看今天的周末电台节目。秘密基地每周135更新读者故事。周日的电台,是老李的歌曲推送,和阿鹿的日常碎碎念。

我和李先生住在西咸新区,顾名思义是西安和咸阳的交界处,平时活动范围多在咸阳这边,比较少去西安市区。最近几次去西安,也都是陪老李。老李家的老房子在西安,每次他回去办事,都要叫上我,一个人坐地铁太无聊。

前阵子,老李一个妹夫,骑摩托车摔了,肋骨骨折动不了。被救护车拉走,在医院躺了一天还没做CT。妹妹打电话要老李去帮忙,原因是做CT需要家人帮忙抬进去,医生和护士不管这些。

于是老李带着我,大老远地跑过去,就是为了帮忙抬那么一下,当然了也是带去一些慰问和关心。

这不是今天要说的重点!

重点是,我和老李去坐地铁,结果在等车的时候,老李遇见了一个熟人。

“诶?你是XX吗?真的是你啊,好久不见了!”

老李口中的XX,是一个体型微胖,穿搭普通的中年男子。从样貌上看,比老李还要大上个五六岁。当然,这也可能是老李太年轻的缘故。和他同龄的人,看起来大多是油腻大叔了,老李这样的年轻小伙,是少数。

看样子,应该是老李同事之类的吧?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向后退了两步,开始自顾自地玩手机,假装和老李没那么亲密,也只是朋友关系。

地铁来了。因为疫情的缘故,车上空位很多。我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老李挨着我,再旁边是老李朋友。

他俩继续聊天,我继续玩手机,当然虽然眼睛死盯着屏幕,耳朵却像是最精密的监听仪器,到了这种时候,两个车厢以外的悄悄话,我都听得一清二楚。

“有五六年没见了吧?”“去西安干嘛啊?”“最近在哪里上班?”“生意还好做不?”

都是些无聊的话题,直到老李说:“你还在卖饰品吗?帮我俩做一对戒指,要多少钱?”

啊?不是吧?这么大方的就把我暴露了?恍然大悟,原来对方也是弯的。

不是我的基达不灵敏,而是这位大哥,从长相到穿衣打扮,实在是太过于中年老干部了,又或者说,有点像是直男程序员?

没有任何歧视的意思,只是我完全没有考虑过,他可能是我们的同类。

既然是同道中人,我也就不再装路人了,大摇大摆地加入了他们的聊天。

这个朋友好像是个“艺术家”,平时做些雕塑呀,饰品呀,总之是各种各样的艺术玩意儿,随随便便都要几千块,是我买不起的价格。

尴尬的事情来了,聊着聊着,老李说咱们加个微信吧?朋友嘟囔着好像加过。结果一扫码,发现真的加过,是老李把人家给单删了。

好家伙,我尴尬得恨不得用脚趾挖出一条地铁新线路,直接开着地铁逃回东北老家。

老李还是老道的,找了个“之前没备注可能清理人的时候就删了不知道那个是你”的借口,对方也没有死抓不放,哈哈哈哈哈的吐槽几句,给了个台阶就下了。

临走的时候,老李说改天约饭,朋友说好。最近这个朋友确实约过饭,但我和老李有事儿,就说改天了。

事后才知道,这是老李好多好多年前认识的朋友了。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呢?是软件吗还是朋友介绍?只是单纯认识这么简单吗?有没有做过什么奇奇怪怪的事?

脑子里闪过这些疑问,但我没有去问老李。毕竟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他,过去的那些事情,是老李的独家记忆,我好像也并不想去盘问些什么。

出地铁就是医院,老李的妹夫伤势不严重,只是行动不太方便,固定在床板上像个木头人。

老李把妹妹给训了一顿,非要买什么摩托车,现在好了吧?训完又给塞了几张钞票。

哎,受伤已经够难受了,还要被老李骂,真是太惨了。

转载请注明来自江苏同志|聊天室|江同|交友|导航|社区-同志公益网站,本文地址:https://www.ntainisi.org/476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