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小说:他身体壮实,打篮球很猛

今日封面人物:微博@Allen小鸽鸽

图文无关 感谢授权

阿鹿说:

故事No.320,来自于常驻投稿人「顾佑禾」。他曾在秘密基地发表:《软件直播间网恋故事》《你是同志酒吧老板,而我只是个穷小子》《和女朋友分手那晚,他邀请我去宿舍坐坐》等多篇作品。他的故事或许没有太多传奇色彩,但平淡的文字里,却寄托着很细致入微的情感。

今天的这篇文章,是高中时代一段无疾而终的暗恋。

作者️顾佑禾&阿鹿

秘密基地「常驻投稿人」作品

1

关于他的故事,该从何说起呢!

若真要一一道来,我想,开局是那抹灰色身影,结局,就是后来那天总共三条不到的聊天短信吧!

高二文理分科,我去了文科班。熟人不算少,数学老师没变,政治老师做了我们的班主任,其他的同学,也有三分之一认识的。

他是因为父亲工作调动,从市里一中转到我们这个县城来的,我一向后知后觉,这个消息也是后面偶尔听别人说起。

说来也是有点搞笑,我们认识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只不过是一年的时间,可是每每想起那留在记忆深处的灰色身影,还是让我无法忘怀。

我一直想找到一个词来形容我对他的最初印象,后来,我发现“惊鸿一瞥”挺合适的。虽然,那会,我正喜欢着我初一喜欢的一位女生,我没意识到,原来男生也可以喜欢男生。

姑且就叫他逸吧,我们的交集很少。他是课堂上的活跃分子,经常一句话就能让课堂热闹起来,他身体壮实打篮球很猛,他长得俊俏,往往一个侧颜,就让我乱了心跳。

我的性格说不上多么外向开朗,但也绝对不算内向。班里的好些女生、我们宿舍的室友,我跟他们的关系都处得很不错,但唯独面对他,有些拘谨,生怕在他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面对他的感觉,反正就是觉得,这人,多看几眼,便觉得这世界失了几分颜色。

2

“走吧,一起吃饭去。”下了早读,我正整理书本,有人跟我打招呼。

我的好朋友,阿文。他平时也是打球,甚至打架居多,又是常抽烟,跟逸的喜好不谋而合,自然而言两人成了“狐朋狗友”。

我转身看时,逸等在一边,冲着我笑了笑,只是那种简单的一笑,我却舍不得挪开眼。因着阿文的关系,我开始和逸有了交集。

一直以来,看见好看的人,我总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我从没觉得这样有什么问题,只是会默默给自己来一句:爱美之人,人皆有之。

一帮人到食堂,人挺多,十二月中,北方的天已经很冷。早餐其实挺简单,一个菜夹馍,一碗热乎乎的粥,手头阔绰的,也会来一份关东煮。

饭点时间,基本上都是人挤人,原本还算宽敞的就餐过道,由于坐满了人,也显得拥挤起来。

端着粥,目光扫视一圈,阿文在不远处已经占好座位,走过去,在旁边落座。

逸晚了一点,当我已经吃了两口自己手里的饼,他才端着粥走了过来。可能是被人碰了一下,可能是碗里的粥太满了一些,在经过我身后的时候,我就感觉一股热乎乎的东西洒在自己脖子上,胳膊上。

我还没反应过来,逸已经放好东西,拿着纸巾帮我擦起来,而阿文他们,也是递过来纸巾。

我有些不好意思,拿过纸巾,对着逸:“我自己来吧,你先吃饭。”

看他一脸歉意,我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很是无所谓:“多大点事,没事的,擦干净就好了。”

逸点了点头,才坐回位置吃饭,一帮人吃完,我一个人回了教室。

教室外面的走廊,开着窗户,我胳膊搭在边上。刚才那碗粥并不烫,只是透过衣服,渗到皮肤上,黏糊糊的,让人很不舒服。

天气冷,好在风不是很刺骨,轻轻拂过面庞,有一丝丝凉意。

有人从身后轻轻抱住了我,我轻微挣扎了一下,那人适时松开,走到旁边:“感觉还难受吗?”

是逸,我恍惚了一下,仿佛刚才的一抱只是个错觉。我一向反感跟人肢体接触的,男生女生都是这样,但刚才是逸,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

好在高中期间,大家平时打闹惯了的,也没觉得什么。

“能有啥事啊,又没烫着。”我耸肩,无所谓地冲他笑了笑,尽量让自己的眼神看起来真诚一点。

逸点点头,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包装的零食,递给我:“给你的,就当赔罪了。”

我也没矫情,接到手里,发现是我最喜欢的“小牛筋”,其实就是那种豆皮卷成,像辣条的零食,五毛钱一包的那种。

“谢啦。”我接过,然后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对了,前段时间,为什么你会跟班主任吵起来呢?”

“什么?”我一时没回过神,呆滞了一下,这么一段黑历史,怎么会突然被逸提起?

“啊,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奇怪,你平时看起来很老实,完全不会……”

“抱歉,我想起自己政治作业还没写,先回座位了。”

不等他问完,我急急忙忙回了教室,想到他刚才的问话,有些委屈,又觉得自己好笑。

前段时间,一向老实的我,跟班主任吵了一架,然后让我找家长过来,狠狠地把我训斥了一顿。

过去了这么多天,我尽量让自己忘掉这件事,毕竟这是件当时感觉很英勇,事后觉得自己二逼的事。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这件事,实在有点难为情。我总不能跟他说,那天按照轮换座位的规则,原本应该是我跟他坐在一起,却被人顶替了位子然后坐到最后一排,我心里有些委屈,就顶撞了老师吧?

抱歉,这我真的说不出口。

3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习惯了搜寻他的身影。

他喜欢睡觉。上课的时候,不经意间看过去,靠窗的座位,他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这么一看,便觉得这世间美好了很多。

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那袋零食,拆封,咬了一口,有点发酸?

但想到是他买的东西,我还是坚持吃完,不出所料的,接下来几天,我拉肚子了。

然后我看到逸,便是一副古怪的表情,尽量躲着他,然后他为此找到我,问我,是不是他哪里“得罪”我了。

我连忙否认,渐渐两人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

春节过后,又是一年,。周五晚上的时候,我将我喜欢的那位女生约在学校道路边的篮球场,将准备已久的生日礼物送给了她。

我跟她之前表白过,被拒绝了,但两人后来以朋友的关系,竟然相处得还不错。作为回赠,她给了我一小袋巧克力。

周一中午的时候,逸到我们宿舍聊天。他因为走读的缘故,并不住校,中午有时不回家,就会到班里两个男生宿舍“串门”。

“诶,女生给的东西好吃吗?”

聊着天,逸突然将话题对准了我,其他人也是好奇地看过来,我一阵惊恐,周五晚上天色那么黑,人又不多,这家伙怎么知道的?

“害,要是有女生送我巧克力,我也一定不会让别人知道的。”他一脸狡黠,像极了狐狸。

“你别胡说!”我满脸通红,恨不得堵住这家伙的嘴。

“那,应该是我看错了,哈哈……我先走了。”

这人,说话怎么这么不负责任,我自然不会让他这么走了,冲到门口,关了门,后背靠门,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不说清楚不能走。”

“你确定?”他有些吊儿郎当地冲过来,准备强力开门。

我伸出脚,企图阻止,他玩味地冲我笑了下,趁我不注意,扑在我身前,两个人贴在一起,姿势有些暧昧。

已是早春时节,天气转暖,并没穿太厚的衣服,我两身高差不多,那个部位刚好贴在一块,隔着几层布料,我还是感觉到了一些温度。

而宿舍其中一个,嚷嚷着:“哇,你两悠着点,别把孩子整出来了。”

我羞红了脸,推开他:“赶紧走。”

等他走后,我又有点失落,尤其在他知道我给女生送礼物的事,他的反应,让我很不舒服。八卦、玩笑、看热闹。好像很开心。

可是按理来说,这样的反应,再正常不过了吧。

4

临近端午的时候,我住院了,39.6度的高烧引起的胸腔积水,做手术,住院,老妈陪在一边。

曾经觉得,住院的日子没什么不好,安静,不用上课,多好。可是现在,我想回去,因为那抹身影,我好久没好好看过了。

虽然我在中途从医院回学校上过一次课,和逸做了一下午的同桌,虽然阿文带着他们宿舍几个来看过我,逸还帮我换药水,但我还是想回去,莫名的心浮气躁。

逸生日那天,赶上端午,我买了荷包,还有其他东西,放在一起,写了纸条:逸,生日快乐,遇见你还是蛮愉快的……

我将自己的心事写在了那张纸条上,委婉了一些,但现在想来,有些话听着还是难为情。后面的我们关系散了,也可能是这份藏不住的喜欢让他选择了远离。

给逸发了短信,说是准备了生日礼物给他,然后到医院门口等他。

路灯照射下,整条路显得静谧又清冷,我待在斑驳的树影下,然后看着他骑着自行车到了我跟前。

我将礼物送给逸:“生日快乐啊!”

他接过,看了一下,放在自行车前面的车兜里:“谢谢。”

“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逸看着我,主动开口,他身体跨在自行车上,月光透过树影洒落在他身上,显得分外好看。

“感觉好多了。”

“还有多久能出院?”

“这个大夫还没说,应该快了吧。”

接下来,两人无话,气氛安静又甜蜜,这是我跟他为数不多的独处时光。

没多久,阿文他们也来了,冲我说道:“我们今晚去逸家里打扑克,你要一起来吗?”

说真的,我确实很想融入到他们的氛围中去,但还是摇头:“我现在住院,不是很方便。”

“这有什么,明天早上我们把你送过来就行了。”

听到这,我有些心动,犹豫着看了眼逸,他没说什么,看着我,却像是没看我,看不明白同意还是拒绝。

叹了口气,我摆摆手:“算了,太麻烦了,你们慢慢玩吧,别太晚了。”

看我这么说,阿文也没坚持,毕竟去的也不是他家,他们走后,我看着远去的背影,不想这么早回到那惨白的病房。

若是逸开口同意,我想,我会跟着一起去的吧?

5

高三的学长学姐离开学校后,我们成了预备高三生,开始忙了起来。

期末考试结束,歇息了一天,又进入补课模式,回到学校的我,感觉到逸的淡漠与隔离。听班上同学说,他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女同学。

一个晚读结束,我走在回教室的路上,逸从身后搂着我的肩膀,看着很是亲密。

“一起啊!”看着我疑惑的表情,他来了一句。

“噢,好啊!”我有些受宠若惊,这是出院以来,他第一次主动跟我打招呼。

“问你个事?”

“什么事,你说吧。”嘴上这么问着,心里有了一些猜测。

“你是不是认识阿琪?”

果然……

阿琪是我初中同学,人长得漂亮,中考艺术特长准备时间,我两经常在一块聊天,关系很好,甚至认了兄妹。

“认识啊,怎么了?”

“她有男朋友吗?”

我早知道他会问什么,可是还是有些莫名的难过,但如果不是这事,他也不会主动跟我搭话吧?

“有啊,我们的初中同学,他们认识挺久了。”

在我说出这话之后,搂着我肩膀的力道少了许多,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问他:“怎么会问这个?”

“啊,这个啊,没事,随便问问。”

6

补课结束,回到家,给逸发短信:你现在还在县城吗?

逸:已经回到市里了。

我:假期还回县城来吗?

逸:假期就不去了。

逸:回头见,照顾好自己。

看着他的短信,我内心雀跃不已,你看,这人,叫我照顾好自己,我想跟人分享,却不知道该跟谁分享这条对方的客套我却如获至宝的短信,说不清,道不明。

整个假期我都在憧憬着开学,从没有一次开学,让我这般热切地盼望。

开学之后,没有看到安逸,别人似乎没人在意,也没人提及,给我的感觉,好像这人,从来没有出现过,就只有我记得。

我不知道怎么去张口询问,总觉得这样实在有些怪异,便在内心告诉自己,他应该是什么事给耽误了吧。

接下来的日子,我等他出现,一天,两天,三天,一周,两周……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的心也渐渐沉到了谷底,直到有天听到阿文说起,逸回市里的一中上学去了。

我知道,他不会再回来了。

高考结果并不理想,直到上了大一,打开QQ,发现找不到逸的QQ了,我慌了,好友列表找了成百上千次,还是没有。

我也有从阿文那里要来了逸的电话,忐忑着打通:“喂,你好。”

听着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我很是激动:“你是逸吧,我是亭。”

“你打错了。”

“嘟嘟嘟——”电话被挂断了。

顾佑禾|常驻投稿人

等你同沐雪,与你共白头。

转载请注明来自江苏同志|聊天室|江同|交友|导航|社区-同志公益网站,本文地址:https://www.ntainisi.org/481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