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苏州男人的痛苦同志回忆

一个苏州男人的痛苦同志回忆

很晚了,依然睡意全无,胸闷得让我几乎无法呼吸

今年年初,我的身体出现一些症状,最严重的就是大便出血,而且疼得要命。

直到四月,我才有勇气去医院看病,因为我觉得在医生护士面前脱裤子很难堪。经过电子肛肠镜检查,大夫发现了好多问题,于是建议我做个手术。

术前检查一个小时后,验血结果出来了,但医生拒绝为我做手术,因为HIV呈阳性。

这个结果对我来说并不算晴天霹雳,但医生护士们的眼神让我恨不得从门诊大楼直接跳下去(由于这一次是快速检测,医院怕检测结果不准确,要求我第二天去复查。如果第二天确诊为阳性,就会要我的身份信息了)。

从医院出来,四月的沈阳下起了小雨,天空灰蒙蒙的,正如我的心情。

我打电话给最要好的两位朋友,把检查结果告诉他们。一番安慰和担心从电话那头传来,“可能是误诊,明天去疾控中心检测才准确,别放在心上”,“你的心脏不好,别多想,快速检测不准确”……

心情逐渐平静后,我回到家里,打开电脑,看着熟悉的一切。没有眼泪,没有想象中的绝望,只是大脑一片空白。我坐在电脑前,任凭风雨敲击着紧闭的门窗。对现在的我来说,这些声响不再让我感到烦躁,因为能享受这一切的时日已经不多了。烟,一根接着一根,两眼空空,回想这26年的人生路……

童年和中学时代

我出生在一个不错的家庭里,父母亲都是企事业单位的正式职工,奶奶爷爷就我这么一个孙子,把我视作眼中的宝儿。

我两岁那年,父亲下岗了,从此一蹶不振,吃喝抽嫖赌,剩下的就是打骂母亲和我。母亲为了我,忍气吞声地与父亲又生活了16年。这期间,母亲好几次差点死在父亲的暴力下,我也难逃父亲的魔掌,差点断一条腿,险些高位截瘫。

十六岁那年,家庭暴力再次上演,父亲把母亲锁在屋子里,硬生生把母亲的胳膊打折一根,腿打折一根,肋骨打折七根。邻居跳墙进来的时候,父亲手里的剪刀正对准母亲的心脏……

母亲被邻居送去医院抢救,逃离虎口后,她正式提出离婚。

在这样的生活中,我不知道高大伟岸的男人形象是什么样的,更不知道父亲应该是什么形象。而且,我很早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因此更渴望被男人保护,渴望着那一份安全感……

初中毕业后,我考上了当地的重点高中,把母亲乐坏了,早早地把学费放在我的抽屉里。七千元学费,七十张百元大钞,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当时几乎天天都要数好几遍。但这个时候我已经发现自己经常在半夜里呼吸困难,硬生生地被憋醒。我把这事告诉奶奶,她说是“鬼压床”,没事的,于是我也没放在心上。那时候,父亲根本不承认有我这个儿子,而母亲忙于养家糊口,更没空听我诉说。

当我从升学的兴奋中清醒过来时,我忽然想离开这个家,否则就算我没有死在家里,也会发疯。于是我瞒着妈妈,偷偷地去一所正在我那儿招生的大连中专院校报名,费用正好是我上高中的学费。妈妈最终还是知道了这一切,但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流泪。因为她知道,这样的家庭环境对我的成长很不利。

转眼到了去新学校报到的日子,母亲置办了一切,我身上从里到外,以及皮箱里的衣服,全是新的。临走前一夜,母亲带我去吃我最爱的麻辣烫。饭后回家的路上,她对我说:“儿子,你这么多年都没有离开过妈,现在要去外面上学了,以后一切都要靠自己。你能自立,妈不担心你的生活。但儿行千里母担忧,外面的生活说好也好,说坏也坏,你要把握自己,千万要学好,和同学们好好相处,要尊敬老师,别人的东西再好也不能动一下,想要的话就跟妈说,妈给你买。”我默默流泪,安静地听着母亲永别一般的叮嘱。

出发那天,母亲包下一辆出租车,送我去大连。由于起得早,我一路上都躺在妈妈的腿上睡觉。快下大连高速的时候,脸上滴了几滴水,睁开眼,看到妈妈在哭。当时我还不太理解母亲的心情,而外面的一切都让我觉得很新鲜。这么多年来,锦州是我去过的最大城市了,而现在可是大连啊!

到了学校,妈妈帮我办好了所有手续。整理完寝室、简单吃了顿饭后,就到了母亲回去的时候了。妈妈坚决不让我送她,怕我出去后找不到回来的路。然后,妈妈上车了,车子启动了,她的从车窗探出半截身子向我挥手,那一刻我的眼泪立刻流了下来。但我不能让妈妈看到,我要让她放心。

妈妈回去的当天晚上,我在寝室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这个时候妈妈应该已经到家了,会不会又被父亲打骂?会不会连一个拉住父亲的人都没有?妈妈如果被爸爸打死怎么办?我太担心我的妈妈了,以至于最初的四天没有一夜能睡好,没有一顿饭能吃得下去。

第五天,我们前往大连金州,参加入学前的军训。在大连这个沿海城市,9月的天是非常热的,连续几天在烈日下站军姿,再加上我吃饭和休息都不好,因此实在受不了了。当教官巡视到我身边时,我忽然倒在他身上。当时大家都以为我中暑,就让我在树荫下靠着教官休息了十几分钟。发现我的情况没有好转之后,部队领导找来了军医。军医对我检查后说,这孩子嘴唇发紫,脸发青,不是中暑,是心脏病!

我被紧急送往金州医院,整整抢救了四个小时,然后转院至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二院。凌晨时分,我的情况总算稳定了。等我清醒一点的时候,班主任老师轻轻地问我要不要打电话给妈妈。我哭了,无力地拉着老师的手说:“我没事,千万别告诉我妈。”

老师还是通知了我的家人,当天凌晨我被抢救过来,而这种情况下二院不收住院,具体原因我也不记住了。我们的教导主任和班主任把我带到教导主任租的房子里,让我在床上睡觉。

第二天早上天刚亮,我听见开门声和脚步声。用力睁开眼,卧室门口的身影好熟悉,真的好熟悉……是的,妈妈来了!

妈妈来到我身边,摸着我的脸说:“儿子,睁开眼,看看谁来了,妈来看你了。”我用尽全身力气张开双臂抱住妈妈,与她一起大哭起来。当仔细看着妈妈时,发现她的头发竟然白了一半。这时候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一夜愁白头”。

随后的日子里,妈妈陪我在大连接受全身检查。进行最后一项的24小时动态心电图时,妈妈单位来电,说要年检了,让妈妈必须回去上班。但我的检查结果要过12小时才能出来,因此妈妈说:“儿子,妈必须回去。你全身检查都没事,就这个24小时动态心电图还没有出结果。明天你自己去医院取结果,然后尽快打电话给妈。”

第二天,我和同学一起去医院摘包取结果,谁知医生下了住院通知,他说结果显示我窦性心律不齐,二度aRb-右束支传导阻滞,二尖瓣关闭不全,心脏停博时间发生在凌晨1至3点间,最长时间达15秒,最短时间4秒。我随即打电话,把结果告诉妈妈,她又来大连接我回家看病。

由于心脏病很严重,我不得不退学,转到自家附近的一所普通高中就读。但频繁地发病,让学校害怕会出事故,因此劝退了我。

这一年,我十六岁,被查出心脏病。

这一年,父母离婚,我退学。

这一年,我离开家,走进社会,走进同志圈……

同志的爱情世界

十六岁是我人生的转折点,此后我尝遍了悲欢离合、酸甜苦辣……

我趁家人都不在身边的时候,带着120元钱,乘上了去沈阳的列车。

沈阳是我的梦。当初妈妈带我去沈阳医大看心脏病,瞬间令我眼界大开——那么高的楼房,那么宽的街道,一切都是我第一次看到的。那时候我就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要在这个城市中建立自己的家。

所以我离开家,选择了沈阳,去圆我的梦。

初到沈阳,生活真的很难,身上只有100元了,只能住在火车站前的小旅馆里,但一晚20元的房钱也住不了多久。我才十六岁,没有身份证,找不到工作。后来我在沈阳北站前面的一家大酒店找到一份刷盘子的活儿,在酒店后厨的隔断后面,在那个很窄很窄的通道里,堆着山一样高的盘子和碗。我一天刷十个小时,才赚到25元钱,但对我来说已经不少了。之后我又找到另一个工作,白天刷盘子,晚上去小旅店和宾馆,往门缝儿里塞“站街小姐”的电话号码,3个小时给我15元钱。这工作十分危险,一旦被保安逮到就是一顿毒打。但一天四十元钱,足够解决我吃饭、吃药和住宿的开销。当时我每天的饭就是馒头,一元钱四个馒头,串在方便筷子上,就着凉水吃下去,顶多再加10元钱45袋的榨菜。在旅店住的时间长了,房钱从每天20元减少到15元、10元,最后不给钱,每天为他们收拾十间屋子,包括洗床单和被罩。就这样,我也攒了1354元。

可命运就爱捉弄人。某天走在大街上,我的心脏病又犯了,被一位过路的大姐送去医院抢救。当我恢复意识,看到自己在医院里,赶紧拔下了手上的输液器。医生护士前来制止,我只能告诉他们,“我没钱,我给不了钱”。后来,我手扶着墙,一步蹭一步地来到自动提款机前,取出了1300元,给了医院,即使这样还差了80多元,是当时的大夫帮我垫上的。

一病回到解放前,我手头只有54元,没过两天就只剩5元了,而这样的身体也没办法工作。实在是走投无路,我只好拖着行李去沈阳站旁边的网吧,每小时2.5元,我只能上两个小时。当时我唯一的想法是,如果有谁能给我一口吃的,给我一个临时的住处,无论干什么我都愿意。但事与愿违,像我这样的,白给人家都没人要。

快十点了,离我下线的时间只剩下不到40分钟。就在这段时间里,我在聊天室遇到了第一个BF。我把自己的情况简单地告诉他,他说,“你就在那附近等着,我今晚一定会来见你”……也许很多朋友感到很好奇,但几年前的同志聊天室确实没有那么乱,很少有人找419,甚至说话的人都不多。

我身无分文,无处可去,只能蹲在火车站外公园的树下,希望他能来。

凌晨一点多,他真的来了,而且是从山海关打车来沈阳的!

当天晚上,他带我在沈阳站前的宾馆住了一晚。第二天,他带我去他家,三室一厅,147平米。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宅子。聊天时我得知他是当地公检法机关的干部,那一年他37岁,无父无母,无儿无女,只有一个哥哥和嫂子。他对我说:“松,如果你不喜欢我,我就把你当弟弟一样照顾。我心疼你,如果你喜欢我,我们就试着交往。”

就这样,我住进了他的家。最初的一个月里,我和他分居两边的卧室,中间还隔着一间房。但最后是我先上了他的床,幸福的同志生活就此开始。

我们一起生活的三年里,每天他上班的时候,我都在赖床,而他总会轻轻吻我一下,对我说,“亲爱的,我上班了”。下班回来后,他会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亲爱的,我回来了”。每天他都打三个电话给我——到单位了,打电话叫我起床;中午,打电话提醒我吃饭吃药;下班前,打电话问我想吃什么。这三年,他拒绝了所有晚上的应酬,作为一个公务员,这真的很不容易,但他做到了。他每天都回来为我做饭,陪着我;下雪天的早上,我们一起在去买早餐、打雪仗;假期里,他带我去很多地方旅游……他对我,就像父亲对儿子,又像哥哥对弟弟,更像老公对老婆。那份爱,我能真切地感受到。他给了我这一生最幸福的三年!

我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幸福地过下去,没想到……

爱的世界分崩离析

那一天,我们在一起已经三年零一个月了。

以往每天七点多的时候,她肯定在看新闻,而我在上网。但那天晚上,新闻还没结束,他就说身感觉不太舒服,想早点休息。一直以来都是我身体不好,他几乎没有不舒服的时候,而且一年两次的单位体检都显示他挺健康的。

我乖乖地陪他上床了,开着我这边床头灯,靠在床头看书。晚上九点多,他醒了,告诉我他喘不上气。我劝他去医院,他不愿意,说“没事,睡一觉就好了”,可我因为担心而难以入眠。午夜时,我发现他开始大口大口地呼吸,明显很困难,于是再次劝他去医院。他怕我担心,逞强说没事。到了凌晨三点,我打开灯,看到他的嘴唇发紫,脸青青的。我想叫醒他,可他没有反应。我赶紧拨打120,然后为他穿好衣服,用我这个100斤的小体格背着150斤重的他,从三楼走到一楼,此时救护车正好赶到。我们到医院的时间是三点十五分,他被推进了抢救室。

凌晨三点四十五分,大夫从抢救室出来,告诉我可以进去看他了。当我推开抢救室的门,几乎愣住了。这半个小时里,他似乎瘦了那么多,脸上有氧气罩,双手开着静脉通道,全身都有大大小小的管子和线……真的那么严重吗?

我走到他身边,看着他。而他似乎有了感应,睁开了眼睛。我默默地哭了,他也流下了眼泪,示意我帮他摘下氧气罩以便说话。我告诉他别开口,静养,但还是拗不过他。摘下氧气罩后,我把耳朵贴在他的嘴边,他吃力地说:“小松,对不起,我对不起你。”

“别瞎说,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我流着泪。

他说:“松,我可能不能陪你走下去了。答应我,如果我死了,你要好好生活,善待自己,再找个比我对你更好的男人。”

我直起身,为他戴上氧气罩,对他说:“你别乱想,小病,养好就没事了。”

他不肯放开我的手:“答应我。”

实在不忍心看他这么痛苦,为了让他安心休息,我只好点点头:“我答应你,你好好休息,听话。”

看到我点头,他微笑了,攥着我的手渐渐松开,眼神从我身上移开,看向前方。

心电监护仪忽然报警,心跳开始呈直线,血压下降。我赶紧按急救铃,并攥起他的手,大喊医生,而这时候他闭上了眼睛。

大夫赶到后,仅仅看了一眼就对我说:“准备后事吧……死亡时间,四点零五分。”

这怎么可能?不会的!我跪在他的床前,呼唤他,摇晃他……这一切不是真的!我转身,哀求医生救他,但医生还是走出了冰冷的抢救室。以往都是我躺在这里,在鬼门关徘徊,而这一次却是他,但他却没有再睁开眼睛,就这样离开了我。进医院不到一个小时,一条生命就这样没了。这让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没有你,我的世界分崩离析。

拿着死亡证明,我他生前好友的陪伴下,去他的工作单位领取了丧葬费,花八千八百元在墓园买了一个公墓,下葬了他。

墓园的夜,好黑;风,好冷。我依靠着冰冷的墓碑,一个人哭……

回到家里,我走进厨房,几天前他还在这里忙碌着为我做好吃的;浴室,几天前我们俩还在这里泼水嬉闹;卧室,几天前我们还在同一张床上相拥而眠……如今一切都是冰冷的。什么都没了,我的那一片天,真的塌了。

我打电话给他的哥哥和嫂子,当天下午他们就过来了。看到我,他们并不吃惊,因为他们早就知道我的存在,只是不知道我长什么样罢了。这一次见面,也是今生我与他们唯一一次见面。

他生前存款25万,加上单位发的丧葬费是27.4万,还留下一所147平米的房子。卡号、密码、房证,一切都摆在他哥哥和嫂子面前。他们的脸上没有丝毫伤感,两双眼睛死盯着银行卡和房证。

我走了,带着一个貔貅,那是我们一起去山东泰山旅游时他送给我的。

无牵无挂了,我想和你一起走,等等我……

无奈的人生

为了他,我自杀过三次,喝药两次都没死成,第三次我躲在农村偏僻的桥下,割腕加喝药,结果还是被一位大妈送进医院。

为什么不让我死?为什么不让我和你一起去?为什么留下我痛苦地活着?

“好好生活,善待自己”,这是他临走前留给我的话。是啊,我应该好好地活着,因为这是我的承诺,因为我是他生命的延续,因为我在,他就在。

他走了两个月后,我去墓园看他。当我来到墓穴前,发现穴空了。我核对排号,没错啊。

我一边报警,一边去找管理员。他解释说,一个星期前,逝者的哥哥和嫂子拿着证明过来,说要把坟迁回老家,还领走了2200元退费。

我呆坐在地上。

2200元?我CNM!那么多钱,那么大的房子,我都留给了你们,这2000元你们也舍不得!还是人吗?按照他老家的风俗,没有生儿子的不允许进祖坟,试问你们这两只狼把他迁回老家的哪里了?你们太绝情了!我想看看他的时候,竟然都无处可去!

无可奈何的我只好在兴城一座深山的庙里为他供奉了一个牌位。该遭报应的人,早晚会遭报应,而我实在没有精力去跟他们闹。再说,和他在一起三年,他不让我工作,怕我身体受不了,而我也一分钱都没带出来,所以该为以后的日子考虑一下了。

我又开始了四处求职、为生计而奔忙的生活。

两年后,我真的耐不住寂寞,真的想有个人陪陪我,哪怕说说话也好。于是,我试着在网上找BF,但一切都和几年前不同了,聊天室里充斥着肉欲,我的憧憬反而令我一次次上当受骗,甚至被骗到湖北孝感,身无分文,要求人带我回江苏苏州。

这期间,没有一个人值得我回忆,就当过往云烟吧。

到了今天,我已经觉得累了,真的很累。

家里的变故太大了——母亲改嫁到上海;父亲为了钱开始讨好我;爷爷奶奶相继去世……

为了我那个天杀的父亲,弄得我如今负债累累。他不停地向我要钱,三天一笔小钱,五天一笔大钱,说是去看病,实际上全都拿去抽烟、喝酒、赌博。虽然我想过不再管他,但妈妈说,“儿子,人要学会感恩。你生在这样的家庭,是你的命,无法选择,也改变不了。不管你有多恨他,他毕竟是你爹,你骨子里流着他的血”……所以,我再难都会借钱给他“看病”。

2011年9月,我认识了一个做纹身的男人,很快他就搬到我家住。和他在一起的头两个月里,我们只发生了两次性关系,其中一次他的G头破了,出了很多血,究竟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而那天我因为肛裂也出血了。而在认识他之前的半年里,我没有过性生活;和他一起之后,我与别人有过一次,但是戴了安全套。

这个男人的丑恶嘴脸最终彻底暴露,他把我赶出了我租的房子,骗了我的钱,还扬言要我不好过。我身体不好,不想惹事,干脆就离开了。

今年过年前,我开始出现各种不适,先是身上起了大片的红斑,之后全身淋巴结肿大,觉得乏力,口腔溃疡,嗓子肿。我知道,多半是阳性,起码是八九不离十。要不是因为现在便血太厉害,我甚至不会去医院。所以当我知道结果后,一点儿也不吃惊。

当我今天拿到疾控中心二次检测为阳性的结果后,我在家里哭了,但不是为自己哭。或许我是活该的,但我妈妈苦了一辈子,到老都没人送终,这让我心痛……

最后的心声

我想对第一个BF说:老公,如果你还在,应该四十六岁了。我等了你九年,我想了你九年,我盼了你九年。当我拿到检测结果的那一刻,我知道,离我们重逢的日子不远了。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去找你的,你也一定想我了吧。亲爱的,对不起,我没能找到一个比你对我更好的男人,反而得了这样的病。对不起,别怪我。来生我们还在一起,希望那时候,同性婚姻已经合法;希望那时候,我们一起走完今生没有走完的路。

对我的妈妈说:妈妈,人世中唯一让我牵挂的人就是您。我长大了,您老了。但儿子未必能为您送终,甚至可能会让您白发人送黑发人。儿子不孝,请您原谅。您这一辈子,为儿子吃尽了苦头,却没享到儿子的一天福,妈妈,我爱您。如果有来生,我很想再做您的儿子,但我害怕再伤害您,所以就让我做一颗尘土吧,时刻能感觉到您就行了。妈妈,如果儿子不在了,您要好好生活,千万不要为我这个不孝子流眼泪,让我安心地走。妈妈,儿子如果不在了,希望您对所有人说,儿子是心脏病突发死的,这样不会让您老颜面尽失。妈妈,我爱你!

对我最好的两个朋友说:老三,我这个老大做得不称职,没能给你和老五带个好头。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不求你们为我掉泪,只求别为有我这样的朋友感到耻辱就行了。虽然我们几个不能一起走到最后,但我很庆幸能和你们相识相知。老三,对于老五,他还小,你要帮我好好照顾他,别让他受委屈。他什么事都没有主见,你要多帮他出出主意,好好地互相扶持……老五,我这个老大对不起你和老三,别怪我。记住,老大如果有一天不在了,不许伤心,不许流泪,不然我会走得不安心。我不值得你们用眼泪为我送行。有一天你会长大,但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孩子。用你第一任“姐夫”的话说,“好好生活,善待自己”。

对圈子里所有的朋友说:朋友们,前车之鉴,大家不要步我的后尘。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和故事,是否能活得精彩,全靠自己。当我面临死亡的时候,才知道曾经生活得多么美好,因此希望大家都珍惜眼下的幸福。我不祈求有人同情我,因为我是自作自受,但这一切都是血的教训,大家千万不要像我这样。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趁还有机会,爱父母多一点吧。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比自己的父母更爱你们。善待自己,善待身边的人!

转载请注明来自江苏同志|聊天室|江同|交友|导航|社区-同志公益网站,本文地址:https://www.ntainisi.org/5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