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古都之旅

老街李荣浩 – 小黄男男小说:西安古都之旅
作者:何欢
真实故事分享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5  古都之旅
谁知道,我们居然在西安旅游的时候被人骚扰了!
当时我和江昇义在看完大明宫遗址,就到附近一家甜品店吃雪糕,我第一次在零下的气温吃雪糕,觉得特别好玩,就多点了一份,结果冻得牙疼,实在是吃不下了,就把剩下的都给了江昇义吃。
逛到一个公园的时候,他肚子就开始疼了。我有点想笑,就赶紧拉着他在附近公厕解决问题。
眼看天要黑了,我站在公厕前面,等了十几分钟,心想,怎么还不出来。正准备走进去找他,突然,听到里面有人吼了一声:“快滚,不然揍你!”好像是江昇义的声音。
门口突然冒出一个猥琐的男人,鬼鬼祟祟地钻进树林不见了。
我有点奇怪。进去一看,刚好和走出来的江昇义撞一块儿。
“干嘛呢急吼吼的……”
“握草,欢子,你都不知道,刚才居然有个变态骚扰我……”
居然还有人敢骚扰你,你也不看看自己长这么“凶”,我心里有点不敢相信。
“你确定他是骚扰你?说不定人家只是借卫生纸而已……”
“真的!我刚蹲下来不久,突然就有人敲门,还伸手进来,我还以为是借火啥的,就说没有。结果那个门居然是坏的,他一下子推开了。”江昇义气喘吁吁地说。
“然后呢?”
“他还把裤子褪下来,对着我噜!”
“天哪!”我惊得合不拢嘴,一阵反胃。
男男小说:西安古都之旅
“我立马站起来踹了他一脚,结果上完厕所了他还不走。刚才还在问我要不要聊一聊,还说他有地方!”江昇义一副吃了大亏的样子,“我差点没揍他!”
“这么招人喜欢,看来以后上厕所我都得陪着,这还是长得猥琐的,要是个帅哥,说不定你就跟他聊上了。”我打趣的说。
“怎么可能,我还是有操守的吧。”他急忙说。
“好了好了,不逗你,我饿了,快带我去吃好吃的。”我说。
后来他又带着我去回民街和钟鼓楼逛,还吃了香喷喷的油泼辣子面。原来这边的辣椒真的不辣,怪不得他吃我做的就受不了!
不过后来去到他家吃饭的时候,气氛有点尴尬,他父亲似乎特别忙,应该是个领导吧,没吃多少就走了,和他也没什么交流。他妈妈倒是很客气,但似乎对江昇义要求特别多,他有点烦躁。
“我家就是这样,老爸从来不管我,我妈就啥都要管。”江昇义抱怨道。
后来我们去了大唐芙蓉园,还去看了兵马俑、骊山,一路上玩得很开心。他说:“如果不是你在,我觉得这个年过得都没意思。”
江昇义的家庭关系疏离,关于未来,他说:“以后我就做通我妈的工作就行了,我爸反正也不管我。他们婚姻不幸福,应该不会对我结婚与否有什么苛求。”
我就更简单了,父母分居多年,感情亦是不和。我也早已离家多时,他们从不干涉我的私人生活。
“那以后我们每年春节都一起过。”我脱口而出。
“好,一言为定!”
6  平日挂念
回来重庆后没多久,江昇义来找我的次数就少了。
原来他在机关更忙了,经常需要晚上加班。
“宝贝,真抱歉,我又不能来陪你了。”江昇义经常满怀愧疚地说。
每次接到他这样的消息,我都很难过。
“那你什么时候忙完了,就告诉我。”我总是这样回复他。
然后一个人坐在家里,呆呆地看书,或者到楼下走来走去,心里空荡荡的,不知道做什么好。
如果到了很晚都没等到他的消息,我就会坐立不安,很想发信息去问他在干嘛,又怕打扰到他。
说不定在执行什么重大任务呢。我总会这样告诉自己。
唉,和国家的男人谈恋爱,就是这样幸福而又无奈。
如果深夜“叮咚”一声手机响了,那肯定是他忙完了,迫不及待地找我报告。
“宝贝,我忙完了,你睡了吗?”
不管多晚,他都会温柔的安抚我几句,然后让我早点睡觉。我也习惯了没有他的晚安就会睡不着。
有时候在校园里看着那些孩子,他们在球场上跑跑跳跳、在校道上吵吵闹闹,那些小情侣们在林荫下卿卿我我,就会魂不守舍地想起江昇义:他这会儿在营区里做什么呢?有没有想我?
他的个人手机不能进入办公区域,我们的联系总是被迫断断续续。当他终于又发来信息的时候,我才觉得一颗心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不过,我从来没有因为他回复消息慢而对他有任何怨言,我也从来不对他耍小脾气,我们之间甚至从来没有红过脸。我知道,当自己的男人没空理我的时候,他一定是在光荣地履行自己的职责,我应该默默地支持他,理解他。
7  医院调情
我们珍惜彼此相处的每一秒钟,因为每一秒钟都来之不易。
自从认识了江昇义,我的周末就没有清闲过。
当两个人都有空的时候,我们会一起到处走走停停。他在部队里呆的久了,喜欢外面的新鲜东西。
很多时候,他连周末也会加班。想不到吧,和平年代他们也这么忙碌。但是一想到是他们在保护着我们,我心里就一丝怨言都没有了,甚至还会有一点点骄傲和自豪。
不过周末加班完了,他还是可以过来找我,那段时间,我学会了做好多菜,经常做好了等着他回家来吃,即使等到晚上七八点钟,看到他能过来也很开心。
但是突然有一天,江昇义突然失联了。
整整三天,消息不回、电话不接,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
男男小说:西安古都之旅
我这才猛然发觉,认识半年了,我居然不知道他的单位在哪里,找人都不知道去哪里找。
其实后来他才解释道,不是有意不告诉我的,而是确实不方便说。后来对我知根知底了,他才放心带我过去,但也只是在家属区和大院外面转转而已。
而我当时心急如焚,那种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的迷茫和焦虑,这辈子都难以忘怀,我既希望手机响,又怕手机响。
三天之后,他终于打来了电话。但电话里,他声音有些疲惫。
江昇义告诉我,原来,这几天他们到山里执行一次紧急任务,走得匆忙,也是工作要求,就没带自己的手机。
我松了一口气,急忙问:“任务结束了吗?你回来了?现在在哪里?要过来吗?”
江昇义:“我回来了,但是,现在还不能见。”
我忙问:“你还要忙工作是吧,没事,我等你。”
他犹豫了一下说:“不是,其实是昨天发生了一点小意外,然后……我为了救战友,负了点伤。”
“什么?”我登时血往上涌。“你现在怎么样?”
“没事的,我在医院,没什么大碍。”
“哪个医院,我来看你。”我衣服都没换,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医院。
我一路小跑到病房,猛地推开门,一声“大江”脱口而出。
男男小说:西安古都之旅
只见江昇义躺在床上,脚打着石膏,看见我后,故意装得嬉皮笑脸的,嘿嘿一声:“你来得好快”。
我一眼看出他是怕我担心,他一个连撒慌都不会的人,不装还好,我一看见他这样故作轻松,顿时眼泪就下来了,怎么都止不住。
“你看把你弟担心的。”他旁边的战友说。
你弟?我看了他一眼。他立马露出一副求饶的表情。
“谢谢你照顾我哥,后面我来就行了,兄弟回去休息吧。”我迅速进入角色。
“好嘞,您也辛苦了。我们每天都会有人过来看看。放心吧。”小哥哥走后。我假装生气地对江昇义说:“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天急得快疯了!”
江昇义以为我是真生气,吓得赶紧道歉。其实我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觉得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看到他这样,我只觉得心疼,我的男人挂彩了,我却到现在才赶到。
后来我就每天来照顾他,给他炖猪脚、鸭脚、鸡脚……。
“欢子,这样吃下去我可能要长出四只脚了……”他无奈地说。
小爷给你做得辛辛苦苦的,你还挑三拣四?我放下喂他的筷子,假装生气地说:“嫌不好吃?”
“没有没有,宝贝做的都好吃。”他赶紧囫囵吞“脚”,把汤汁都喝了。
我笑了,心里盘算着明天该给他做什么好吃的,可别把我的男人馋坏了。
天黑了,他坏坏地说:“宝贝,我这样洗澡不方便,你帮帮我呗。”
我知道他肯定又想耍什么花样了,之前不都是自己洗吗。
但我愿意给他耍这个花样。于是按他的要求,把他扶进浴室,坐在一把椅子上。
想不到才坐下,他就一把把我抱住,狠狠地吻了起来。
“我想死你了,宝贝……”他强壮的手臂把我紧紧地抱住,我几乎动弹不得,只感觉有一只大手,不断地往下、再往下……
8  尾声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我们已经在一起三年了。
这三年里,我已经记不清为了和江昇义见面,在重庆这座山城穿梭了多少次,这边的路又不好走,经常堵车,每一次都那么不容易,他不是出不来就是联系不上,有时忙得电话都接不了。但我最终都等到了他。他也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他一定会来见我。
江昇义像一棵忠诚的树,深深地扎根在我的生命里。即使现实有再多的风霜,我们也能活得翠意盎然。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点。
巍巍歌乐山,淼淼嘉陵江。我经常打开地图,看着我们一起标记过的那些地方,如数家珍。
山城留下了我们无数的爱情记忆。
我们在磁器口吃过麻花,在解放碑逛到天黑,在洪崖洞打过卡,在观音桥逛过夜景……这个城市弯弯绕绕,但处处都是我们回忆的轨道。
我们俩在一起,几乎从来没有吵过架、红过脸,这也许跟我们的性格有关,我们都比较豁达,都不太在意鸡毛蒜皮的小事。
但更重要的是,我们都很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决不肯用珍贵的相处时间来做不开心的事情。如果两个人有争执,我们都会心平气和地沟通。遇到不开心的事,也会相互倾诉,但江昇义真的浑身都是正能量,总是能看到事情的正面,和他在一起,整个人都变得很乐观。
虽然我们都难免有身不由己的时候,江昇义的职业身份,也必然会给他诸多限制,但我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只要我们在一起,就不会有过不去的坎。
我也和他计划好了,等他退役,我们就在重庆共同买一套房子,过上真正的夫夫生活。
我们一定能一起面对未来。
转载请注明来自江苏同志|聊天室|江同|交友|导航|社区|同志公益网站,本文地址:https://www.ntainisi.org/75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