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GAY爱上塑料姐妹的男友

当GAY爱上塑料姐妹的男友
@jeans_ast / Instagram
「智哥,帮我截图一下刘洋的朋友圈好吗?我看不到。」
赵智刚从浴室里出来,微信就亮了。对方头像有些熟悉,但他还是想了一会儿,一个圆脸的男生才浮现在他的眼前。赵智在脑子里搜刮了一圈,还是对不上他的名字,但他已经反应过来,这是刘洋刚分手的前任。
赵智扯着浴巾,边擦头发边截了几张图给他回过去,半晌手机跳出「谢谢」两字。
情深不寿大抵是圈子里的常态,赵智套着睡袍斜躺在床上想着,两个月前大家还一起涮着羊肉,如今已然一别两宽。想到这,他重拿起手机,刘洋动态的第一条只有简单的一行字「恢复单身」,看不出什么情绪。爱情里真心少的一方总是能很快抽身,果决到连爱情发生的痕迹都剥离得干干净净。
大概是独守空房的孤独感强化了怜悯,他打开对话框,「别太伤心了」,给刘洋前任回复过去。
赵智走到窗口点燃一支烟。春天来了,有不知名的花从树叶里探出脑袋,张望着世界。
当GAY爱上塑料姐妹的男友
@Toa Heftiba / Unsplash
一年了,这是赵智来上海的时间,也是他和前任分手的时间。一年前,同样是春天,济南的街头,恶风还没有收敛,对象丢下一沓红钞决绝离去。酒气粘着伤心直冲赵智的眼窝,朦胧的视线终究没有望到回头的边痕。
对象是热性子,喜欢混迹嚣嚷场子。相较之下,赵智的恬淡成了一种原罪,钉上不懂浪漫不求上进的刑册,最终被扫地出局。
分手前赵智做了挽救,买了新手机作为礼物,还安排了上海旅行,最终这些换成一沓钞票成了分手的见证。不合适的爱情是场互相消耗,悄无声息地毁掉两个人。上海之行赵智如约履行,给感情画上终点,没成想也成了另一个起点。
有风闯过来,顺着脖颈往里钻,凉意让赵智从回忆里激灵过来。
「奶牛」玩着一个毛线团,喵喵地在叫。这是他来上海后朋友送的猫,新的生活,赵智不想再那么封闭,开始主动往圈子里融。
大浪淘沙,有了三两知己,也走过不少泛泛之交,刘洋便是其中一员。这个男人跟赵智同乡,但身上总带着一股狡黠之气,这让赵智并没有因为地缘因素而在情感上与其亲近,止于酒场上推杯换盏一作喧闹。
元旦跨年夜,刘洋怀揽着一个陌生面孔,「这我对象」,简单粗咧地算是介绍给了一群朋友。赵智对他的印象是很害羞,怯怯地站在椅子后,游离在气氛之外,仅有的交情就是互相留有微信。
此时山盟海誓作云散,自己巧合成了鹊桥仙,只不过传的不再是情,是放不下的一方心里的余念而已。
春光点燃鲁迅公园的樱花那天,赵智没想到会在这儿和刘洋前任巧遇。那天他正举着相机定格一片花瓣,后背就这么轻轻被拍了一下,带着试探性的礼貌。赵智回头时免不了有些错愕,眼睛正对上对方干净明亮的眸子,透着涉世未深的单纯。
当GAY爱上塑料姐妹的男友
@jeans_ast / Instagram
感情上失败的缺口让两人消除距离,对话很快就脱身出了尴尬。量场相吸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自那之后,「刘洋前任」在赵智的微信录里有了名字——王晨,是那天回去的公车上改的。或许是那天的偶遇受到了樱花的催化,两人之间的交流频繁起来,虽大多无关痛痒,但生活琐事也是另一种有趣。
王晨戏谑他为前任的朋友,还说要去知乎上开个「因前任认识的朋友要不要继续来往」的话题。赵智无谓,相识不该在乎这些零碎。
与猫为伴的日子终归无聊且寡闷,赵智的心里开始因微信提示音砰动起来,他将手机从震动调成铃声模式,原因自己都未知明。
那晚见面是王晨提出来的,开心地在微信里说自己实习转正还领了第一笔奖金。赵智想到了刚工作时候的自己,每一分进步也是要大张旗鼓地宣明。
但现在他开始纠结起来了,他不确定能否在衣橱里找到适合的搭配,这有点不像自己。他甚至在前一晚去剪了头发,临行前下了楼又重新折返去换了双鞋。临平路地铁站出站前,他特意在反光玻璃上正了正衬衫。
1号口出来的时候,王晨正等在韩食料理店门口,有灯光飘出来落在他的脸上,漾着稚嫩的笑,弯弯的眉眼一下子在赵智的心头开出了花,怔得他有些恍惚。赵智刻意不去对上他的眼,仿佛这样就能躲起来。
当GAY爱上塑料姐妹的男友
@jeans_ast / Instagram
饭间赵智仍旧扮演聆听者的角色,任王晨手舞足蹈地描绘内心。他叫了两瓶清酒,一杯一杯地饮着,18度的酒精让他有些醉,但或许也是有别的原因。
那晚回家的路上,繁乱的念头搅得他心绪不宁。他点着一支烟,猛吸一大口,噙着烟雾在嘴里发酵,直到呛出咳嗽。
咳嗽是憋不住的。他拿着手机,在屏幕上按出一排字又删掉。反反复复好几回,最终还是简洁地发送了出去:
「刘洋,王晨已经跟你完全没关系了对吧?我现在要追他。」
酒精像是随着信息一起被发出去了,赵智的脑袋渐渐开始清醒。他找到王晨的对话框,开始编辑,还未敲出任何字,电话就进来了。
「智哥,那个……我可以追你吗?」
「不可以,是我追你。」

源|GS乐点
文|River
编|黑色洋葱
转载请注明来自江苏同志|聊天室|江同|交友|导航|社区-同志公益网站,本文地址:https://www.ntainisi.org/9520.html